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011 被打击出来的野心,盘店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决定了一个大概的方向。

  陈墨言自然就再没有半点的犹豫,朝着她人生的又一个台阶很是愉快的迈过去。

  当然,回头她会把这事儿和顾薄轩在信里头提几句。

  但是陈墨言却也秉持一个原则:

  那就是这些是她自己的事情。

  所以,如果顾薄轩能理解她这些行为,知道她是不肯老实待在家里头,时不时想着折腾点事情做的人呢,那她们两个人啥都好说,相反的,要是顾薄轩觉得他想找的只是一个安份的,过日子的女人,让他能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过着,那么,她也不会生气的,各人生活理念不同呗。

  但是她会趁早和他说个清楚。

  然后就是各走各路。

  别耽搁人家呀。

  好在,两个人虽然没怎么长时间的相处,但这通信啥的也有两三年时间。

  特别是最近这一年,在陈墨言有心的情况下,她每次回信都会唠叨几句自己的想法,或者是她又做了什么又想到了什么的,可以说陈墨言几乎是在一开始通信的时侯便有意无意的给顾薄轩营造了一种‘我绝不会是那种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或者是如同时下农村那种‘男人说啥就是啥’一类的女人!

  我就是这个样子爱折腾,或者是胡思乱想的人。

  你要是接受不了,早说。

  好在,顾薄轩并没有让她失望。

  两个人通信这么久,顾薄轩对于她所做的事情很是支持,但却从不会在信里头指手画脚,而唯一让他在信里和陈墨言再三念叨的,除了陈墨言的安全,那就是对田子航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叔叔抱怨。

  当然。

  不是什么真的实质或者过份的指责。

  主要是,他觉得自己不在陈墨言的身边,突然出现这么一个男人。

  不放心啊。

  哪怕他有一次过来的时侯,陈墨言特意带着他和田子航一块吃了顿饭。

  陈墨言的本意是想着让对自己好的这两个男人彼此和平相处。

  最起码的,她是想让彼此了解一下。

  然后让他们两个相信自己的眼光。

  一个是她选择的爱人。

  一个是她虽然相处的极短,但却愿意去接触和亲近的,不是亲人,却类似家人的人!

  陈墨言不想让这两个人彼此针对。

  但是,她却没想到,就是这一顿饭之后,顾薄轩心里头更加郁闷了啊。

  站在男人的立场和田子航谈话。

  结果他发现,对方是真的为着陈墨言好!

  虽然他也觉得有些不能理解:

  无亲无故的。

  怎么会真的这样对待一个外人呢。

  可想想,自己和陈墨言当初,他不也是被这丫头给莫名的吸引么?

  最后,顾薄轩只能承认,田子航是真的关心陈墨言。

  一个长辈关心晚辈的那种。

  可就是这样,他更加郁闷了啊。

  自己离陈墨言远。

  田子航离的近。

  自己是军人,身份敏感,更是时不时的就出个任务什么的。

  一去几个月甚至年余不回家不出现那是绝对正常呀。

  可田子航呢。

  他和陈墨言在一个城市。

  他能帮的上陈墨言不少的忙,并且,他能在陈墨言困难的时侯及时出现!

  这样子的认知让顾薄轩这个大男人那叫一个沮丧啊。

  他认定的准媳妇。

  竟然要靠另外一个男人来守护,来照顾么?

  想了十好几天,憋气了十好几天的顾薄轩最后被周吕一语惊醒梦中人。

  最后他一拍桌子:

  自己的媳妇必须得自己护啊。

  不过,怎么护?

  又闷头想了两天的顾薄轩直接在心里头发了狠:

  晋升!

  往上走!

  他的目标就是出任务,立功,再出任务,再立功。

  晋升,再晋升。

  以着最快的速度往上去,然后,朝着自家未来准小媳妇身边大步跑!

  虽然知道自己这个想法要是说出去肯定会被田子航给无情嘲笑。

  想往帝都爬的军人有多少?

  不知道多少有人脉,有背景的人想要调回来呢。

  就他?

  不过顾薄轩却是偏就不信这个邪了。

  不拼,不试一下怎么知道不行?

  陈墨言不知道自己无意间的一顿饭造就了顾薄轩心里头一直潜藏的‘野心’。

  要知道以前顾薄轩虽然出任务也很拼。

  但是绝对没有现在这般玩命般的拼啊。

  就是周吕在一旁瞧着都忍不住的心里头发颤,瞅着机会甚至问他,是不是和陈墨言闹别扭了。

  就因为这话,周吕被顾薄轩好一顿削!

  说什么不好非得说他和自家小丫头闹别扭?

  削他都是轻的!

  就这样,顾薄轩开起了他玩命出任务的拼命三郎之路。

  而远在帝都的陈墨言却是不知道这些呀。

  她接到的顾薄轩的信都是报平安的。

  偶尔有几个月不回信,那就是他去出任务。

  这在陈墨言看来是很正常的事儿。

  自己没认识他之前,他就是军人,就是时不时的要出任务呀。

  所以,她根本就没有担心过。

  很多年后,陈墨言偶尔从旁人嘴里得知了顾薄轩这几年的经历。

  特别是他几次从鬼门关打转。

  甚至好些时侯都是一只脚堪堪迈进死门的时侯。

  她是一路跑回家。

  然后,抱着才出任务回来的顾薄轩哭的那叫一个稀哩哗啦的。

  顾薄轩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在外头欺负自家小媳妇了呢。

  磨拳擦掌捋袖子的要出去和人打架。

  却被陈墨言好笑又好气的一巴掌拍到了脑门上。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且不提。

  此刻的陈墨言还是一个正常的大二生。

  还在一心为着自己即将要开业的新店而忙活着。

  虽然田子航说了可以帮忙,但这毕竟是她自己的事情,陈墨言想的很清楚,也极有立场。

  事急或是真的困难,她不会矫情的不找人帮忙。

  但寻常的,一般的或者是能自己撑过去的。

  那都是她自己的事儿!

  她把自己的学生身份和在外头忙活的事情分的很清楚。

  平日周一到周五绝对是要上课的。

  除非是没课。

  周末则是满帝都商业街的跑。

  就为了找一个符合她心里头理念和预想的店面。

  前一世,陈墨言虽然是个商人,但却也不过仅限于一个二级小城市打拼罢了。

  放在帝都这样的地方。

  她那小公司分分钟被人给玩完儿的主。

  所以,哪怕前世她不止一次来过帝都,但却真心没在这里长期待过。

  那会的她撑起自己的一片天有多么的不容易只有她自己知道。

  背后还有陈爸爸,还有陈敏。

  更何况吴家那些人也没一个的善茬……

  明明公司是自己一人白手起家。

  可到了最后,为了应付吴家母女两个,为了花钱买个安心日子。

  她只能答应吴妈妈的要求,不但把公司给了吴良鑫一半。

  还把吴燕给放到了公司里头管财务!

  现在想想,就因为这两件事情,她是把自己大好的公司弄的乌烟瘴气不说。

  自己更是为此不知道收拾了多少乱子。

  整个人都是焦头烂额的。

  也就是这样,她才一时没有顾及到,竟然让陈敏钻了空子……

  尽管世事变迁。

  她甚至是重活一世的人。

  更兼知道了自己和陈家,和陈敏并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

  可想到前世的诸般种种时。

  想到最后陈敏看着自己倒地,她却漠然而去的身影。

  陈墨言的心就觉得一阵阵的揪疼。

  好像有一只大手在纂。

  深吸了口气,她站在一个店铺前让自己的情绪一点点的缓和下来,抬头看着那个店铺一旁贴着的转让的小广告,想了想,还是决定走进去问问,身后方小满也跟着她推门走了进去。

  这也是一家服装店。

  陈墨言她们刚才在门口路过了两回,又站了有十几二十分钟。

  这其间硬是一个客人都没有。

  可见,这老板应该是觉得赚钱无望,才想转的。

  柜台后头,一个售货员正在打瞌睡。

  直到陈墨言和方小满两女走到她的跟前了,年轻的女孩子还没有醒过来。

  陈墨言有些无语,这样的售货员也能做生意?

  这家店的老板能赚钱才怪!

  方小满也抽了下嘴角,抬手在桌子一角轻轻敲了两下,“同志,同志……”

  “喊什么喊啊,衣裳都摆着呢,看中了哪一件自己去试下,不过试了就得买呀,还有,我们店里头不讲价,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女孩子头也没抬,一番话说的又快又溜的,最后她把头勉强抬了两下,看到陈墨言两个女孩子之后明显有些失望:这么年轻的女孩子,瞧着还是个学生呢,怎么可能会买衣裳?

  怕又只是来试,不买的。

  她有些敷衍的对着两女摆摆手,“想买就自己去选,记得呀,要是试穿的话就一定要买的。”

  陈墨言看了眼头又直接趴回桌子上继续睡的女孩子。

  挑了下眉。

  这女孩子倒也算是厚道。

  没有让她们自己去挑,试,然后一口咬定赖着她们两个买。

  还会在前头告诉她们,不买就别试。

  就凭这一点,陈墨言对于这个女孩子倒是多了几分好感。

  “哎言言,这里的服装打折哦,五折哇……”

  方小满双眼很是欢快的在店里头扫了起来。

  陈墨言则是一边转身一边暗自打量起了店内的摆设和装潢,四处看了一圈,心里头直接给这个店面打了个八点五的分数,让她比较满意的是这个店面是个复式的,顶头有个隔出来的小楼,可以放点货物或是货物什么的。

  而且这家店的装修虽然不怎么样。

  但却不是那种花花绿绿,很是让人无语的那一类。

  走的是简洁风。

  倒是和陈墨言心里头的设计有那么些许的相似……

  这样打量了一番,陈墨言便直接看向那个女孩子,“这位姑娘,你们家的店是转让对吗?能不能请你给你们老板打个电话,我们想和对方谈一下。”她生怕女孩子会觉得麻烦,便对着她加上了一句,“要是价格差不多的话,我们今天就能定下来的。”

  “你们不是来买衣裳的啊,想盘店?”

  “是啊,我们想和你们老板谈一下,你可以帮我们找对方一下吗?”

  “哦,我就是老板,你们想怎么盘下这店,和我说吧。”

  陈墨言没想到对方竟然是这家店的老板。

  二十多岁的女孩子。

  懒洋洋的坐在那里,全身好像没骨头似的,透着股子颓废气儿。

  她的打量落在对方的眼里头好像就成了质疑。

  女孩子朝着她挑了下眉,“不用多想,我真的是老板,这家店就是我的。”

  “你们也发现这店的生意了,就这样,我哪里请的起工人?”

  这话倒说的是。

  陈墨言想了想,便朝着那个女孩子笑了笑,“这都要到中午了,咱们还是出去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坐下来好好谈谈怎么样?”

  “可以是可以,不过,午饭咱们各出各的,还有,别想着我会给我们太多优惠。”

  陈墨言,“……”

  不过,就凭着这几句话,陈墨言却是再次对这女孩子凭添一分好感。

  她这话看着说的硬绑绑的。

  但这女孩子的行为和做事风格却是清楚,明白。

  不管是什么,人家先丑话说到前头。

  你接受咱们就继续。

  不然就拉倒。

  趁早哪边凉快去哪边,别耽搁彼此的时间和精力。

  这样子的人乍一接触你会觉得很是有几分无情,冷漠啥的。

  可实际上陈墨言却觉得这样的人最好相处。

  一清二楚。

  是非分明。

  此刻三人坐在临近店铺的一家小餐馆中吃午饭。

  果然如同那个女孩子所说的那般,各买各的,然后,她一边拿了个白面馍用力咬了一口,一边含糊不清的看着陈墨言开了口,“你们两个谁想盘店?还有,瞧着你们还年轻的很,和学生也差不了几岁吧,你们哪来的钱盘店?别不是忽悠着我玩儿吧?”

  “还是说,你们是背着家里头拿钱出来的?”

  她对着两女咪了下眼,“我可不想自找麻烦啊,要是你们的钱真有问题,趁早别说了。”

  陈墨言张了张嘴,有些好笑自己竟然有点接不上话。

  旁边,方小满不满的扁了下嘴,“我说这位大姐姐,我们家言言是真的想盘你的店,我们出钱你转店就是了,你凭啥怀疑我们的钱不对呀,我们家言言她可是……”她本来想说钱都是自己赚来的,可方小满一下子想到了钱不外露这句话,万一让对方知道陈墨言有钱,再起了歹心怎么办?

  所以她只是哼哼两声便把话咽了下去。

  陈墨言笑着看她一眼,“好了,赵姐姐也是为咱们着想,她也没说什么,你别急呀,好好吃饭,别噎着了。”陈墨言把汤推到她手边,让因为一口馍咬的太大噎的直翻白眼的方小满喝口汤冲冲,然后她才扭头朝着对面埋头吃东西的赵西笑着开口道,“她就是话多了点,说什么都不过心,你别在意呀。”

  “没事儿,她说的对,我也就是嘴快,看你们年轻才多了句嘴。”

  赵西把最后一口馍咽下去,喝了口汤摸了下嘴,抬眼看向陈墨言,“真想盘下这个店?”

  “嗯,是挺想的,当然,也要价格合适。”

  陈墨言歪了头轻轻一笑,“要是你要的价格太高,我没钱就不行了。”

  “这店你要是接手继续做衣裳,没什么生意的……”

  赵西说完这话就想抬手抽自己一巴掌。

  她不是一心想着赶紧把这店盘出去,好急用钱的嘛。

  现在可好了。

  等了将将小一个月,总算是有人来问了。

  自己竟然一再的向外推?

  深吸了口气,她的眼底多了抹懊悔,类似补救般的加了两句话,“其实这店以前不是这样的,生意还挺好的,就是,就是我这半年来没心思打理,又因为私事时不时的关门,所以才没生意的……”

  她咬了下唇,看着陈墨言道,“你要是真心想衣裳生意,把店盘下来之后好好的经营,这店面不小,地段也还算好,只要你肯用心,能坚持,这店面的生意绝不会太差的……”

  陈墨言心里头有点赞成她这话:

  这个地段的确不错。

  她的店面也如赵西说的那样不小。

  不过生意的好坏,却并不是取决于这两点的。

  所以,她听了赵西的话也只是不置可否的一笑,点了点头后问她,“你打算盘多少钱?”

  “三百块钱。”

  赵西看着陈墨言犹豫再三,还是把她心里头早就想好了无数次的数字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她一脸忐忑的看着陈墨言,“这店面我当时盘下来的时侯都二百多了呢,这会儿要三百真的不多,还有,你要是需要的话我店里那些衣裳还有货架子啥的都留给你,我只要三百,真的很便宜了,你……”

  “三百块那么多?”

  还没等陈墨言开口呢,旁边的方小满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她抬头,看向陈墨言,“我看你还是去之前那个店吧,人家满打满算的才开口要两百块钱,那店比这家还要大一点呢……”她一边说一边悄悄的站着陈墨言眨眼,那意思陈墨言自然是晓得的。

  让她讲价,讨价还价嘛。

  她笑了笑,把手里头的筷子放下,“三百块钱是你开的价,我总能还一些吧,你最底限是多少?”

  谁知道赵西看着两人轻轻垂下了眸,“三百块钱,少一分我都不转。”她还要靠这些钱去救人呢,少了三百她真的不能接受,有心想要起身走人,但陈墨言却是她说要盘店后第一个找上门的,有心想要不卖,可救命的人等不起,她咬了咬唇,看着陈墨言带几分祈求的道,“这三百块钱我有急用,是要去救人的,你,你能不能别和我讨价还价了?”赵西也觉得自己这话说的过份,可她现在真的缺这笔钱!

  ------题外话------

  有二更。我闪。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