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082章 你可后悔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这一天,田素不但没有吃午饭,负重跑五公里。

  等到了晚上,她几乎是一头就栽到了床上。

  全身手脚四肢如同不是她自己的。

  连脑子都累的成了一片空白。

  一觉睡到第二天凌晨五点。

  她是被尖锐的哨声给惊醒的,还没完全进入状态的田素只觉得自己又困又累。

  头嗡嗡直响。

  耳朵边好像有一千只蚂蚁在飞似的。

  下意识的,她就吼了一声,“吵什么啊,还让不让人睡了?”

  她这一声倒是让旁边正在起床的几个女兵吓了一跳。

  回头有个女孩子看到她披头散发,鬼一般的样子,忍不住扑吃一笑,又赶紧好心的提醒她,“洗床时间只有五分钟,现在已经过去一分钟了,你得快点啊,迟到了又要挨罚。”

  挨罚……

  田素一个激棱想起了自己这不是在家。

  是部队上。

  更是想起了昨天差不多让她丢掉半条命的训练。

  脚一沾地,疼的,好像被锯弄断了一样。

  钻心的疼。

  她好想哭啊。

  可是却还是咬着牙,以着最快的速度穿衣服,把头发挽起来,洗漱。

  等她跑到集合地点时。

  最后一个。

  虽然是掐着点儿,但好在,没迟到。

  指导员朝着她挑眉看了一眼,那眼神,瞧的田素心头扑通扑通的狂跳。

  可千万别迟到啊。

  要是今天再挨一回昨天那样的罚,她估计双腿都得废了。

  似乎是听到了她的心声。

  指导员直接移开了眼,一声低喝,“绕操场跑十圈,全体都有,跑步,开始……”

  一天又一天。

  田素从每天晚上瘫到床上如同丢了半条命般的半死人,到最后,开始渐渐习惯部队的训练强度。

  这中间,她足足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来习惯。

  这个时侯再给陈墨言去信,田素的语气就更加的轻快,轻松了起来。

  说的是部队里头的各种趣事儿。

  甚至还怂恿陈墨言,要不,你也来部队待两年吧?

  不都说,军人才是最可爱的吗?

  收到这信的陈墨言看着这两句话,想像着田素写这话时她脸上闪动着的眉彩飞扬。

  以及,小得意。

  陈墨言忍不住勾了下唇,她敢用自己的脑袋来保证,田素写这两句话的时侯,肯定没存好啥好心!

  估计是觉得她自己吃了那么多的苦。

  就想着把她也给哄过去?

  摇摇头,陈墨言很是认真的给她写回信,最后,回她的话:

  咱们家里头有你一个光荣已经够了。

  至于我这个晚辈,还是不去分抢姑姑身上的光辉使命和重担了。

  然后她在信纸的最后两行画了个大大的笑脸。

  部队上。

  田素收到这封信,看着那个大大的笑脸,气呼呼的拿笔给画花了。

  小侄女太不可爱了!

  在姑侄两人的通信中,在田素渐渐习惯队伍上的高强度训练中。

  在陈墨言日渐忙碌的身影中。

  转眼,又是一年过去。

  秋风送爽,这一年的秋天,顾薄轩在一次出任务回来后受了点轻伤,但同样也立了一功。

  部队直接给他放了一个月的假。

  他则是二话不说吊着一只胳膊就坐车来了帝都。

  看到陈墨言,那大嘴乐的,和个傻子似的,“言言,我有一个月的假期!”

  一个月啊。

  光想想都觉得高兴。

  太高兴了啊。

  他能和言言好好的待在一起,寸步不离的待一个月!

  只是顾薄轩路上想的可好可好了。

  坐在火车上一路哼着歌到的帝都。

  下车后更是直奔四合院。

  可是直到站在门口,看到坐在院子里头的未来准岳父时。

  他心里头所有的想法都如同被太阳下的七彩泡炮。

  啪的一声,全都散开。

  化为了无有。

  “田,田叔……”

  田子航本来心情挺好的,可看到这个拐他女儿的臭小子。

  脸唰一下就黑了,瞪了他一眼,“你不去出任务过来做什么?你可是军人,军人怎么能时不时的朝着这些儿女私情?现在这些部队上的人都和你一样吗,动不动就朝着外头跑,简直是没规矩!”

  要是说他几句也就算了。

  反正他脸皮厚。

  再说了,这可是准岳父呀。

  别说是说他几句,就是骂他一顿也得受着呀。

  可听到田子航竟然连带着部队也给埋怨上,顾薄轩忍不住就开了口,“田叔,我的行为只是我个人的行为,部队上的战友一个个都是好的,他们很是认真的执行着国家种种的任务,保家卫国,您不该这样说他们。”

  “而且,我也是刚出任务回来,因为受了点伤,首长给我放了一个月的假。”

  “我不过是说一句,你就这么多的话顶回来,怎么着,觉得自己立了功,了不起了?”

  顾薄轩,“……”他不说话了行吗?

  “说话啊,你站在那里不动也不出声的,干什么,就这样不想和我说话吗?”

  顾薄轩在心里头叹了口气。

  这面对岳父,比上战场打上一回还要让他无力!

  深吸了口气,他一脸正色的看向田叔,“田叔,言言呢,她是去工厂了吗?我去找她去……”

  “去什么去,好好在家里头待着,言言去买菜了。”

  他看了眼时间,不情不愿的开口,“也差不多应该回来了,你坐在这里等着。”

  “还是去附近的那家菜市场吗,我还是去接一下言言吧。”

  “……哎,你给我回来……”

  “臭小子!”

  顾薄轩直接当没听到身后头的话,快步走了出去。

  想到马上就能见到陈墨言。

  他恨不得把脚步迈的大大的,大些再大些。

  陈墨言手里头拎着一袋的青菜,另一只手里提了一条鱼,半只鸡,还有几颗鸡蛋。

  一路走一路坏心眼的踢着脚尖的小石子。

  和个孩子似的。

  顾薄轩远远的看着这一幕,眼神中的灼热恨不得把陈墨言给熔掉。

  陈墨言正低头踢的欢实,一下子撞到一个人身上。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顾薄轩!”

  “你怎么回来了?”

  着急说对不起的陈墨言抬头看清眼前的人,几乎高兴的跳起来。

  要不是两只手都提了东西。

  估计她激动之下说不定要跑过去抱一下了。

  因为激动和高兴,她脸红红的,“你去家里头了吗,我爸在家吧,怎么不在家里头等我?”

  “我未来岳父好像有些不喜欢我,又不好讨好,没办法,我只能先来接自家准媳妇。”

  陈墨言白了他一眼,语气有几分的娇嗔,“谁是你媳妇?别乱说话啊。”

  “把东西给我。”

  顾薄轩伸出左手去拎陈墨言手里头的东西时。

  陈墨言才惊觉他右手臂竟然是包扎着的,刚才她被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给惊到。

  都没来得及看到他右手臂受伤。

  脸色微变,“手臂怎么了,伤到哪了,医生怎么说的?”

  “没事,就是一点皮外伤,军医非得小题大作……”顾薄轩拎着几大袋的东西朝回走,一边笑着安慰陈墨言,“我这是在路上没来得及,不然肯定把这东西都给拆了,挂着这玩意儿,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受了多重的伤呢。”

  “真的没事?”

  “真没事,要不,我回家就去把绷带解开给你看?”

  陈墨言瞪了他一眼,“要不,你现在就解了给我看看?”

  顾薄轩被她瞪的嘿嘿傻笑。

  回到家,田子航看着并肩走进来的两个人,眉毛不由自主的拧了一下。

  不过看着自家女儿脸上的笑容。

  他还是在心里头深深的叹了口气,什么话也没说。

  厨房里头。

  陈墨言在煮饭,顾薄轩在一侧跟着添乱。

  时不时的引起陈墨言翻个白眼,到最后,直接赶人,“行了,你赶紧出去吧,帮倒忙。”

  顾薄轩哈哈大笑。

  “过来,陪我下盘棋。”

  不远处,田子航忍无可忍,看着站在灶间门口的顾薄轩,招了招手。

  这下,心情不好的换成了顾薄轩。

  他最怕的就是被未来岳父拉着过去下棋啊。

  简直就是折磨好不好?

  可是,准岳父有请,他能说个不吗?

  田子航才不管他情不情愿呢。

  不情愿?

  好啊,有本事你就说出来!

  对面没本事的顾薄轩就这样,从头到尾被虐了个透心凉。

  最后还是陈墨言端着午饭出来解救了他。

  看着笑盈盈的陈墨言,顾薄轩顿时觉得春暖花开:

  还是他家小丫头好!

  吃过午饭,休息了两个小时。

  下午三点半。

  陈墨言拽着顾薄轩出门,“爸,我带他去医院看看伤,你要是有事就自己出去啊,我带着钥匙呢。”

  “早去早回,别乱走,别太晚回来,别……”

  听着自家未来准岳父一连串的不准。

  顾薄轩的心里瓦凉瓦凉的,那叫一个苦。

  走出门,他不禁抱怨,“言言,咱爸欺负我。”

  “别沾便宜呀,那是我爸!”陈墨言白了他一眼,带着他上公交车,“你这伤是不是没和我说实话,真的一点不严重吗?”陈墨言挑挑眉,隔着车窗看了眼街道上的行人,收回眼神,似笑非笑的瞟向顾薄轩,“说实话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顾薄轩嘿嘿笑,“真的没那么严重,就是被子弹擦了一下……真的。”

  陈墨言有些狐疑的看他一眼,却是没有再说什么。

  医院。

  陈墨言带着顾薄轩去见医生。

  纱布剪开。

  陈墨言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这伤还轻?”

  “……比起以前,是伤多了啊……”

  顾薄轩的声音在陈墨言越来越黑的脸色中,渐小。

  最后,不复再闻。

  陈墨言白了他一眼,看向医生,“他这伤没事吧,您看看要怎么处理,别再发炎了。”

  “你这是,不是普通的伤啊?”

  陈墨言正想出声,顾薄轩挑眉看他一眼,“我是军人。”

  对上那个医生狐疑的眼神,他拿了个证件,

  “真的。”

  那个医生仔细打量了两眼,又抬头看了看顾薄轩,这才信了他的话。

  处理好伤口,医生又开了些药,特别叮嘱不能碰水,要忌口。

  等到顾薄轩和陈墨言两人从医院走出来。

  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半。

  顾薄轩看向陈墨言,“饿了吗,想吃什么?”

  “去喝粥吧,你那伤,不能吃太重的东西。”

  顾薄轩叹了口气,“能换点别的吃吗?”

  “你能让你的伤一下子消失吗?”

  顾薄轩,“……”他就知道会这样!

  走在陈墨言的身侧,看着她,心里头却是满满的喜悦:

  哪怕这丫头对着他黑脸,发火呢。

  他也瞧着高兴!

  两个人去喝粥,又不能吃海鲜,配了两个青菜,陈墨言叫了五笼包子。

  顾薄轩一个人就吃了四笼。

  她见怪不怪,很是淡定的把余下的一笼包子吃完。

  饭后,站在大街上,顾薄轩一脸带笑的看向陈墨言,“想去哪里?”

  “随便走走吧。”

  看了看四周的环境,陈墨言笑道,“去前面,咱们去百货商场,给你买几件衣服去。”

  昨天晚上她看了顾薄轩带过来的行李。

  只有几件衣服,多是军装。

  以前他待个两天三天的也就罢了,这次他要在这里待一个月呢。

  总不能天天穿那几件洗的发白的军装吧?

  顾薄轩知道自己拗不过陈墨言,再说了,如今他可是要天天面对未来准岳父的人。

  买几件衣服,穿上会不会精神点儿?

  人家都是为悦已着容。

  顾薄轩这是为岳父而容,希望岳父看在他一身干净清爽有精神的份上。

  少为难他两分?

  两个人也没有坐车,慢悠悠的往前走。

  过马路的时侯,一个人靠在路边打电话,手里头拿着的大哥大堪比砖块。

  那声音大的,好像是在吼……

  顾薄轩看到陈墨言多看了两眼,也跟着看了过去。

  不过这一看他有些好奇,“那是啥玩意儿,他那又喊又叫的,做啥子呢?”

  “他在打电话,那叫大哥大,可以隔着很远的距离打电话。”

  陈墨言扫了有些诧异的顾薄轩一眼,眉眼弯弯的笑,“打电话你总知道吧?功能差不多,这个就是可以随身带着。”她的话顿了下,眸光一转,就看到顾薄轩一脸好奇,应该是觉得新鲜的神情,不禁抿唇一笑,“女孩子随身带着还可以预防危险……”

  “啊,怎么预防?”

  还有这样的功能?

  那,他要不要给言言也买一个?

  在顾薄轩好奇的眼神中,陈墨言嘻嘻笑,“看到坏人,直接就像拍板砖一样的拍过去啊。”

  顾薄轩,“……”坏丫头!

  虽然和顾薄轩说笑,但陈墨言却是心里头真的在考虑这事儿。

  要不要,她也买一个大哥大?

  想来想去,这事儿还是有些犹豫,不过,她觉得自己一会可以先问问价格。

  百货商场。

  陈墨言直接带着顾薄轩去了男装部。

  找了几套西装正想让他去试试,不过看到他受伤的手臂,她又微微拧了眉,“这西装还是先不要了,等你伤好了下回再买。”然后在那位女售货员一脸怀疑的表情中,陈墨言很是淡定的把衣服挂回去,另外挑选了几件好穿的休闲类的衣服,最后更是把裤子鞋子一块买齐,中间陈墨言还帮着田子航买了几件衣服。

  那也是一个不爱穿、更不爱买新衣服的人!

  想想陈墨言也是觉得挺无语的。

  又不是没钱。

  可看看她爸身上穿的衣服,一件大衣他能穿个三五年,洗的都发白了还不想换!

  心里头腹诽了两句,让售货员把衣服给她都包好。

  她去付款。

  顾薄轩拽住她,“我来——”

  陈墨言看了他一眼,想了想,笑着点了点头,“好啊,你去。”

  只是给钱的时侯,顾薄轩看着售票员开出来的单,有点傻眼。

  五百块?!

  怎么这么贵?

  他张了张嘴,最后,在售货员一脸疑惑的眼神中,很是干脆的把单递给了陈墨言,

  “我没有那么多钱……”

  “我就知道你没带。”陈墨言笑嘻嘻的接过去,取出几张现金递给了售货员,然后才扭头看了眼顾薄轩,她是想从他脸上看看他有没有生气,或者是想别的,要知道以后这样的情景肯定还会更多。

  自己挣的钱比顾薄轩多,并且多的还不少这是事实!

  以后两个人是要结婚、在一起生活的。

  如果顾薄轩连这么点子事儿都不能习惯,大男人主意发作的话。

  那么,陈墨言觉得自己得再重新考虑两人的关系。

  “行了,看我做什么,怎么,嫌弃我没钱?”顾薄轩有些好笑的看了眼陈墨言,摇摇头,上前握住她的一只手,“别想了,我不会觉得怎么样的,你的钱是你的,我挣的没有你钱多这是事实,虽然我会心里头觉得有些不自在,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觉得自己不能给你更好的生活,却得让你那样辛苦的一个人去在外头拼……”

  他看着陈墨言,眼神里头满是宠溺,“我心疼。”

  “我再说自己尽力,再说不会委屈你,但是事实上,我也是真的不如你。”

  “这样子的我,言言,你后悔和我在一起了吗?”

  要不是自己早早的出现。

  现在的言言,应该会找一个志同道合,能陪在她身边一块进退的男人吧?

  甚至,她会找一个同样的大学生。

  他们有共同的兴趣爱好……

  “我以前只是一个孤儿,父母不详,哪怕是现在,我妈妈也是一直没找到,我身上的麻烦一波又一波,你呢,你也后悔了吗?顾薄轩?”

  “怎么会,我这辈子只娶你一个。”

  他怎么可能会后悔?

  握着陈墨言的手,顾薄轩的眼里全都是坚定,是执着。

  后悔了,放手,让她和别的男人共组一个家庭吗?

  死也不!

  ------题外话------

  有二更,中午十二点。闪。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