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117章 有我没她(32更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陈奶奶家。

  二房的人,一伙人围着陈奶奶转个不停。

  陈奶奶的脚崴了。

  脚脖子肿的,发面馍一样。

  一动钻心的疼。

  陈二方皱着眉头,“没伤到骨头吧,娘你别动,我来看看……”他直接下手去捏。

  疼的陈奶奶啊的一声惨叫。

  额头上全都是冷汗,“你个小混账,你想疼死我啊,赶紧松手啊。”

  “这咋整啊,要是骨头也伤到了……”陈二方急的不得了,扭头看到门口一头是汗走进来的陈爸爸,他双眼一亮,“老大来了,娘你别担心,让他给你看看,不行的话让老大送你去医院就好了。”

  陈二方直接就把陈奶奶面前的位子让了出去。

  然后也没看陈大方,就回到了自己媳妇身边当起了站客。

  “娘你这是怎么整的?”

  脚都肿成这样了。

  得去医院呀。

  陈奶奶却不想去,“我不想去医院,你把孙医生叫过来给我瞧瞧就行了。”

  陈奶奶觉得挺晦气的啊。

  她这一路上没事儿,眼看着就要到村口了。

  一个没踩稳。

  竟然摔了个狗啃泥。

  这还不说,不知道是谁家熊孩子在那里拉的屎。

  她这一摔差点一口啃上去。

  把个陈奶奶给气的,脚也走不了,那个狼狈劲儿。

  还好那里眼看着就是陈家村。

  过过往往的人不少。

  认识陈奶奶的更是不少,一看她这样子,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

  几个人把她一块抬回了家。

  陈爸爸拧不过自家亲娘,去找了孙医生过来,看了看,捏了两下,孙医生给了几贴膏药,一瓶活络油就走了,说是没伤到骨头,可那脚脖子肿的,陈大方看的心都悬起来,“娘,要不咱不是去医院看看吧?”

  他这有点不放心啊。

  爸没了。

  这妈才回来,万一再出个好歹的……

  一边陈二方家的撇了下嘴,“说的倒是轻巧,这去医院的钱谁来掏?还不是要累连我们二房吗,我可告诉你呀,大哥你想要做孝子你自己去做,别把我们二房也扯进来。”明明这老东西自己都说不去医院了,非得装什么孝子,去医院不要钱吗,到时侯又要扯他们二房进来,这事儿她才不干!

  “你……”陈大方黑着脸看了眼自家二弟妹,忍了又忍的没出声。

  他不和这个女人一般计较。

  “行了老大,娘没事儿,真的,不去医院。”

  陈奶奶直接下了结论,她坐在椅子上往后躺了躺,肚子里头咕噜噜的一声。

  她老脸一红,“老大啊,你们家有吃的吗,娘这都一天多没吃东西了,可饿死我了。”

  “有有有,我这就去给你拿,娘你等着。”

  回去下了几碗面条,留给陈敏一碗,陈大方全都装盆,端到了老宅这边。

  只是清汤面条。

  上面撒了几滴油,几棵小葱。

  陈奶奶却是吃的两眼放光,比起她在那里头吃的能照见人影的稀饭。

  这玩意儿好吃多了啊。

  瞧着他娘这个样子,陈大方眼圈都红了,“娘,都是儿子没用,才让您受苦了。”

  “还有吗,再来一碗。”

  陈奶奶把空碗递过去,让陈大方给她又装了一碗面,胡噜噜的吃了几口,这才有些满足的咂巴了下嘴,抬头看向陈大方,“你刚才说啥来的?娘没听到……”她看着陈大方直勾勾的盯着她,以为是在怪她吃了那么多面条,心里头又气又委屈,他是自己养大的,自己吃他家几碗面条不行吗?

  要是以往,陈奶奶肯定是直接就翻脸啊。

  可如今自家老伴不在了。

  陈奶奶打从心里头觉得自己有点虚,感觉好像没依仗似的。

  事实上以前陈爷爷在的时侯,陈奶奶也都是自己作主,独断专行的。

  可她就是觉得,嗯,后头有自己男人站着啊。

  她安心!

  现在人没了,她觉得自己整个人好像都飘。

  心里头不得劲儿,可却硬是把那股子火压了下去,然后解释道,“那啥,娘是真的饿了,在那里头也没啥好吃的……”

  “娘你慢点吃,别吃撑了。”

  陈大方不等陈奶奶说完就把话给打断。

  他听不下去了。

  再开口,声音有些哽咽,“以前的事情娘别再去想了,你现在回到家了,以后咱们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娘你和我说,我给你去做。”

  “真的啊?好儿子,娘就知道你是个孝顺的,不像老二,那个混蛋……”

  想到陈二方在老头子死的时侯带着钱跑了。

  老太太就气的不行。

  “这个儿子算是白养了啊,白眼狼!”

  陈大方对于他娘的话并没有附和。

  最主要的是,他娘对于老二骂了不止几十回了,每次都说狠话。

  可转头就忘。

  到时侯在她眼里头,最疼的儿子还是陈二方!

  “娘你先歇会,我把碗筷送回去,回头扶您去歇一觉。”

  “唔,行,你去吧。对了,晚上包饺子吗?”

  陈大方,“……行,娘你等着,回头我就让她们娘几个一块包。”

  “嗯,老大你记得多称一点肉啊。”

  在里头那肉腥都是稀罕物儿。

  可馋死她了!

  等回到家。

  陈敏已经把一碗面条吃完,正坐在灶间的小板凳上气呼呼的生闷气。

  听到脚步声她还以为是陈妈妈。

  抬头看到是陈爸爸,咬了下唇,“爸,我妈呢?是不是出去了?”

  她还是有些不甘心。

  她不在家这么些天啊。

  出去的时侯还好好的,可是,这几天后回来。

  她妈好像完全得了遗忘症似的。

  直接把所有的关心和眼神都放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

  这让陈敏心里头不是味极了。

  这是她的家。

  妈妈是她的妈妈。

  爸是她的爸爸。

  她凭什么要让一半给另外一个人?

  更何况,她看这个孙慧,还不如看陈墨言顺眼呢好不好?

  这就是所谓的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你姐姐刚才有点不舒服,你妈在陪着她呢。”陈爸爸有心想不说这些话,可一想到以后孙慧要是不走,肯定是要在这个家时头生活的,瞒着陈敏是害了她,想到这,陈爸爸直接看着陈敏一字字的开口道,“以后,孙慧也是这个家里头的一员,你是当妹妹的,不能老是针对她。”

  陈敏的脸色铁青,“你也承认了她?”

  “好好,你们都认她,我不认,这个家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砰的一声陈敏摔了院门离去。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