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039 其实,就是疏忽(2P求收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他们真的走了。

  那么,被留来下的她怎么办?

  陈墨言伸手擦了把眼泪,慢慢的站起身,脸上露出坚毅。

  没关系,她从来靠的都不是别人!

  没有被子没关系。

  现在天气还不冷,她可以弄些软活的稻草什么的铺上。

  没有吃的?

  饿一顿没关系,等到明天,她可以去附近的河里头捉鱼,烤了吃……

  从井水里头打了半桶水,陈墨言洗了把脸,正站在院子里头盘算着呢,门口有一个中年妇人走了进来,看着空荡荡的院子叹了口气,再看向陈墨言时,眼里头多了抹怜悯和同情,“墨言丫头还没吃午饭吧,走,去婶儿家随便吃点,这两天你就先和小花在一个炕上挤挤。”

  “这也不是你们家的事儿,你妈她就是胆子小……左右不过几天的事儿,你先和婶儿回家去。”

  马婶儿对着陈墨言极是亲热,拉着她的手就朝着外头走。

  “婶儿,那个婶儿,你等等,你听我说,我真的自己能行的……”

  “什么能行啊,你看看这个屋子,能住人吗?”马婶儿看着陈墨言红肿的眼圈,知道这丫头心里头难过,估计也是怕打扰她们家,说实在的,要是换了别家的孩子,她还真的不会管,可这丫头救了自家女儿的命啊。

  上次的事她可是不止一次听自家侄子说起当时的凶险。

  要不是人陈家的丫头。

  她家小花怕是不止会出事,还得被那个王八蛋给糟蹋了啊。

  这事儿是马婶儿绝对不能忍受的。

  哪怕自家侄子也救了陈墨言,并且帮过她几回。

  可马婶儿心里却是永远记着这份情。

  “马婶儿家不差这几口吃的,走吧,你小花妹妹今天有些感冒没上学,也在家呢。”马婶儿拍拍她的手,叹了口气,“你是个好孩子,别想太多,你爸妈她们,应该是有事耽搁了,肯定很快就会回来找你的……”

  “走吧,咱们先吃了午饭再说别的。”

  陈墨言闭了下眼,“婶儿,谢谢您。”

  马家。

  马小花听到动静一蹦三跳的跑出来,“墨言姐姐,墨言姐姐,你快来帮我做这几道题呀,老师布置的作业怎么那么难啊,可愁死我了。”她扑到陈墨言的身上,抱着她的手臂撒娇,“墨言姐姐,你怎么那么厉害啊,我妈老是骂我是木头疙瘩,我脑子肯定是被我妈骂坏的。”

  “这个死丫头,我什么时侯把你脑袋打坏了,你自己不好好学还怪我。”

  马婶儿伸手照着小花的脑门上拍了一记。

  小花抱着脑袋躲在陈墨言的身后,“啊啊,墨言姐姐你看,我妈还说没打我,你看你看,她又要打了。”

  “这孩子。”

  马婶儿一脸的无奈,只是语气里头却是满满的宠溺。

  站在一侧的陈墨言看着有些羡慕。

  这才是真正的一家人吧?

  ……

  离着陈家村十里处的刘家屯。

  陈奶奶,陈爸陈妈一行六七个人都挤在了一间屋子里头,四个大人,加上陈敏在内的三个孩子,把个屋子挤的满满的,陈敏站在屋子里头喘口气都觉得带着臭味,到最后她只能黑着个脸站到了院子里头。

  天一点点的黑了下来。

  陈敏的肚子饿的咕噜噜直叫唤。

  忍不住不耐烦的喊起来,“妈,这都几点了呀,咱们的晚饭到底吃不吃?”

  中午急匆匆的把她从学校里弄出来。

  就来得及啃了两口饼子。

  这眼看着天都要七八点了,她又不是铁人,怎么可能不饿?

  看着屋子里头的几个人,陈敏暗自撇了下嘴。

  她爸妈也真是的。

  明明又没有她们家的半点事儿,非得跟着掺合个什么劲儿?

  还傻呼呼的跟着她奶跑……

  她翻了个白眼,又把声音加大,“妈,妈,饿死了。”

  陈妈妈正被陈奶奶给数落,再加上突然离开家,又是因为被人追查,她心里头自然是憋了一肚子的火,这会儿一听自家小女儿的话,脸子唰的一下就落了下来,“你嚎什么嚎,叫魂啊你,我和你爸还没死呢。”要是眼前这两个老东西死了就好了,心里头愤愤的腹诽两句,她气呼呼的也扯了嗓子喊,“饿了不是有你姐嘛,她死到哪去了,让她别一心的想着玩,赶紧滚去煮饭去。”

  她这话一开口,陈敏的脸色猛不丁的就是一白。

  陈墨言……

  她把陈墨言给忘了!

  校门口的时侯,陈妈妈是找了个同学去找陈敏的,原话是让她带上她姐一块回家,人家那同学也一字不变的把话给带到了,可是陈敏她烦陈墨言啊,半点没有犹豫的就自己拎着书包请假走人,到了校门口,陈妈妈又一心掂记着家里头,看到陈敏出来拽了她的手就一路小跑着回家……

  然后,鸡飞狗跳的直到现在。

  这会儿要不是她妈提起来,陈敏都把这事儿给忘的光光的。

  看着外头黑下来的天色,陈敏的心跳了那么两下:

  要是让爸妈知道自己没有去喊陈墨言。

  她爸会不会收拾她?

  几乎是瞬间,陈敏就有了决定,她转身,气呼呼的走进了屋子里头,“妈,我怎么知道我姐去哪了啊,她人都不见了,我让谁去煮饭?我不管啊,你们再不去弄吃的,我,我就不活了,反正也快要饿死了。”

  “那个死丫头不见了,跑哪去了啊,一天到晚就知道乱跑。”

  陈妈妈边说着话边站起了身子,“妈,我去看看弄点什么吃的,敏敏都要饿坏了,您和我爸也饿了吧,我先随便弄一点对付着。”她说完这话抬脚朝着外头走,没走几步又黑着脸看向陈敏,“你去找找你姐去,让她赶紧给我死回家里头来干活,那么大的丫头了一天到晚的野,真是气死我了。”

  “这又不是咱们村,我能去哪找,不去。”

  找也找不到啊。

  她都要累死了,才不去浪费体力和走冤枉路呢。

  陈妈妈气呼呼的去了小院一角的灶间,看着里面黑糊糊的,她差点没气的骂娘。

  这怎么弄吃的?

  “陈敏,叫你爸过来,咱们把锅揭了在外头搭伙。”

  陈爸爸被叫过来看了看,点头。

  暂时也只能是这样。

  拿了几块砖头搭起来,把锅洗干净放在上面,好不容易升起了火。

  陈妈妈骂骂咧咧的烧着火,一边又指挥着陈爸爸把从家里头带的饼子放到锅里头热,吃饭的时侯,陈爸爸看了眼外头漆黑的天,皱了下眉头,“言丫头去哪了,这又不是咱们自己家,她会去哪?”

  “我哪知道呀,那么大个丫头还能丢了不成?我说你到底吃不吃饭啊?”

  “不行,我得去找找……”

  陈爷爷在一侧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一脸平静的开了口,“你去哪找呀,这一路上我就没看到那丫头。”

  “爸,你说什么,言丫头没跟着咱们过来?”陈爸爸的脸唰就沉了,啪的一声把手里头的饼子砸到了陈妈妈的身上,抬手一掌把陈妈妈给掀翻到了地下,“是不是你没有和言丫头说?肯定是这样的,你个死女人,这会儿还敢和我说什么言丫头贪玩,我就没见过你这样当妈的……”

  “你现在就去给我找,要是言丫头找不回来,你就也给滚吧你。”

  幽幽的月色下,陈爸爸气的全身发抖。

  ------题外话------

  最后一晚上的PK了,亲们给点力呀。到时侯P不过我会哭的,水漫你们家滴金山。哈哈哈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