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434章 默契,受伤了(2更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你说。”

  顾薄轩失笑一声,放轻声音示章陈墨言先说。

  “我听说,二房有两个儿子,那天我也看到了,最小的那个结婚还没有孩子,那这个孩子应该是大房的,对吧?”

  “嗯,是大房的孩子。”

  顾薄轩的眼底多了抹笑意,却只是朝着陈墨言扬扬眸,示意她接着说。

  “你还看我做什么,真是的,明明你自己刚刚都想到了吧?”

  陈墨言有些好笑的白了眼顾薄轩:

  这人,和自己还卖起了关子!

  “我想听媳妇你说出来。”

  陈墨言伸手掐他一下,当然没舍得用力的那种。

  然后才道,“各个击破吧。”

  她就不信以着二房那些人的性子,会是铁板一块的那种家庭!

  大房和二房,会没有一丁半点的嫌隙?

  她朝着顾薄轩眨下眼,“那孩子可是大房的,到时侯这些钱真的要过去了,你说会分到谁的手里头多一些?还有,那孩子现在可是在医院里头呢,虎毒不食子呢,瞧着那孩子的性子,应该是当父母的也挺纵着他的,这孩子都生病了啊,不会落下后遗症么,这钱,肯定是多要一些多分一些啊……”

  这样闹腾来闹腾去的。

  她就不信本来就不是铁桶一块的二房会不从内里乱起来。

  以着那些人的战斗力。

  怕是不用她们几个人出手,估计二房的人就得自家人斗起来。

  “我和你想的差不多,不过,这事儿还得多找几个人才能很好的实施。”

  “这有什么,找人的事儿交给顾薄安好了。”

  陈墨言撇了下嘴,“他那些年好歹的在咱们镇上也算是小混混一个,虽然这么些年不在家,但是,总不能那些混的日子是假的吧,应该还能留下几个可以说的上话的吧?”

  “媳妇真厉害。”

  瞧着顾薄轩一脸的傻乐,陈墨言抬脚冲着他小腿上踢了过去。

  这人,还敢忽悠他。

  欠打!

  顾薄轩只是傻呵呵的乐。

  甚至,主动伸腿由着自家媳妇打。

  反正他也不疼。

  陈墨言哪里不晓得他的想法啊,踢了两下也懒得理他,应和着不远处的几个孩子笑了两声,她回头看向顾薄轩,“你的假期有多少,咱们能在家里待多久?”

  “半个月吧。”

  顾薄轩略一迟疑后,有些歉意的看向陈墨言,“我知道你和孩子都在这里待不习惯,可是言言,爸妈年纪都不小了,这样的日子也是有一天没一天的,这些年来我是即愧对父母,也愧对你们母子……”

  好在,他即将就能用自己所有的余生去补偿自己的媳妇孩子。

  可是他的爹娘却是再没个几年活头。

  有今天没明天的……

  以前的时侯他老是觉得时间还长,日子还多的是呢。

  他以后有时间了肯定好好陪着身边所有的人。

  可是随着尚老的去世,还有他如今年岁上的增长。

  莫名的,顾薄轩竟然心头涌起些许的感慨和怅然:

  时光,易逝!

  这日子啊,快的让他好像昨天今天的在变幻。

  特别是这次回家。

  瞧着自家爸妈半白的头发,脸上的苍老和被风霜岁月这把刀刻下的满满的印痕。

  顾薄轩心里头是满满的沉重。

  他想做好自己的事业。

  他想照顾好自己的爸妈。

  他想,永远长久的陪伴在自己的媳妇孩子身边……

  可是现在,他觉得,这一切,好像他都没有做好……

  “言言,我想尽可能的多陪下爸妈,还有,你们。”

  他握着陈墨言的手,眼神充满了怜惜,真挚,“我想尽我最大力量的照顾你们,保护你们,撑起咱们这个家。而不是让你一个人在努力,在咬着牙的撑。”

  “咦,这好好的怎么突然煽情了起来?”

  陈墨言看着他那样子,心头微酸,语气却是故意带出了几分的轻松和随意,“别人都说什么男人要是突然在自己的媳妇或是女人面前莫名的说好话,无故的献殷勤,说不定就是因为他在外头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心虚想要道歉或是弥补自己的过错哦,顾薄轩,你是属于哪一类?”

  “坏丫头,你说我是哪一类?”

  伸手捏两下陈墨言的鼻子,他眼底全都是宠溺。

  夫妻两人静静的对看着。

  也没说什么话。

  温馨而自然。

  直到,院子门口传来小花的大嗓门,“哎哟,我这一路上急的不得了,一心想着不知道你们得气成什么样儿,可是大轩哥,言言姐你们两个倒是好,当着几个孩子的面儿脉脉含情的对望,你们也不怕四个宝笑话你们。”

  “我和我媳妇亲近怎么了?”

  顾薄轩放开握着的陈墨言的手,眼眸转开,落在三两步走进来的马小花身上。

  扫她一眼,慢腾腾的开了口,“我可是他们的老子,他们敢笑话我这个老子吗,再说了,我和我自家媳妇亲近,那是我们两口子的感情好,他们三个臭小子要是眼红的话,有本事也去找个小媳妇回来啊。”

  马小花,“……”

  一侧,陈墨言抽了下嘴角,“胡说什么呢,这话以后我可不想再听啊。”

  中国人不是有句什么俗话说的是,说什么来什么吗?

  她养这四个娃都已经很累了好不。

  可不想再多养几个什么所谓的小儿媳妇!

  “还有,我儿子不到二十五岁不准结婚的,所以,你要是老这样在他们耳边听说来说去,让他们早恋了,顾薄轩我可是和你没完。”陈墨言瞪圆了双眼,带几分警告般的看着自家男人。

  “啊,言言姐,为什么不到二十五岁不结婚啊?”

  “二十五岁他们已经成人好几年,事业什么的不敢说,但总是能定下性子的。”

  这样的婚姻,会是他们自己深思熟虑得来的。

  而不是一时的冲动什么的。

  她想自己儿子女儿的另一伴都是他们喜欢的,满意的。

  她更想这一大家子都和和乐乐的。

  当然,前提是在她活着的时侯。

  等到她百年后……

  她人都死了,还管以后的儿孙怎么样么?

  用句糙的不能再糙的话,等到她百年后,这些活在世上的儿子女儿孙子孙女的,人头打出狗脑子来,和她有什么关系?自然,她就是想管那个时侯也管不了了的,难不成还能真的从坟里头爬出来指着这些后代子孙的鼻子骂?

  她这是诈尸。

  会被国家抓起来当成小白老滴!

  小花忍不住翻个白眼,“言言姐你想的真周到。”

  陈墨言没回她的话,倒是反问了回去,“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说马婶儿不让你出来吗?”

  马婶儿这次可是真的发了狠。

  反正就是要小花的一句话:结不结婚?

  不相亲?

  那你就给我在家里头待着吧。

  哪也不准去!

  要不是这次顾爸爸大寿,陈墨言等人都在这边。

  马婶儿估计都不会带马小花过来的。

  昨天走的时侯马婶儿还特意当着马小花的面儿和陈墨言说,不准她帮着说话什么的。

  陈墨言觉得马婶儿这次是动了真格的啊。

  没想到这会儿这丫头又跑了过来……

  她看着马小花,眨眨眼,“那啥,你不会是偷着跑出来的吧?”

  “怎么可能呢,我可是奉了我妈的命令,特意过来看看昨天的事情怎么回事的。”

  只是没想到在进村口的时侯就听到了不少的八卦。

  这让小花气的不得了。

  她看着陈墨言和顾薄轩问,“大轩哥,言言姐,二舅舅他们真的要十万块?”看到陈墨言扬扬眉,没出声反驳,她又有些不相信的看向了顾薄轩,然后,下一刻马小花就怒了起来,“二舅舅二舅妈怎么能这样啊,真是太,太不讲道理了。”

  马小花本来是想着骂几句的。

  可是话到了嘴边,猛不丁的想起了自己的身份。

  好歹的,那是她亲舅啊。

  她这个当晚辈的,还是少骂几句吧。

  “那现在怎么办啊?”难道真的要给二舅舅一家十万块钱?

  小花觉得她二舅和二舅妈一家估计想钱想疯了啊。

  竟然用这样的手段!

  “言言姐,大轩哥,那孩子真的病的很厉害吗?”

  她怎么越想这事儿越觉得不对劲儿呀。

  很古怪的感觉。

  陈墨言看了她一眼,挑了下眉,没想到这丫头的敏觉挺高的?

  她看了眼顾薄轩,想了下开口道,“你大舅和大舅妈去医院了,差不多快回了,到时侯再说。”

  小花听到这话也就不再问什么,掉过身子去陪四个宝玩起了游戏。

  听着院子里头不时洒下的银铃般欢快的笑声。

  陈墨言觉得心里头哪怕再多的阴霾呢,只要看到自己的几个孩子,听到他她们的笑声。

  立马是狂风暴雨直接转晴天啊。

  并且是骤转,暴晴的那种!

  然后,她和顾薄轩两人说起了家长里短的闲话。

  直到将近十二点的时侯。

  顾妈妈等人回来。

  小花和几个孩子在院子门口附近玩跳房子呢,自然是最先看到顾妈妈等一行人回来的,她站直了身子正想着招呼人,只是眼神一下子落到了顾妈妈的脸上,忍不住吓了一跳,“大舅妈,你这额头上怎么包着啊,啊,受伤了吗?言言姐,大轩哥,大舅妈受伤了……”

  不用她再多说。

  顾薄轩两人也走了过来。

  看到顾妈妈半个额头处都被包起来的纱布,顾薄轩眼底闪过一抹凌厉。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