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115章 若初,你怎么了!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可真正的朋友,不就是应该一起同甘共苦的么!”沈若初不赞同地反驳他,“有困难了,当然要一起分担。”

  “你说的那是夫妻!”景焱手指一松,放开她的头发,靠上了沙发,“若初,朋友有困难了,可以去帮助。但是应该在一起同甘共苦一同承担一切的,那是夫妻。”说到这里,他话音一顿,再开口时语气里染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漠和讽刺,“其实就算是夫妻,也未必都能同甘共苦。有些人大难临头各自飞,有些人苦尽甘来,反倒是分道扬镳了。”

  沈若初想说“不是的”,却忽然发现对于景焱这番话自己根本无从辩驳。因为他说的都有道理。眼前谭家的二老不就是活生生,再好不过的例子么。她红润的唇合了又张,终究是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最后只能撅起嘴,保持沉默。

  景焱也没兴趣和她讨论继续讨论这些。因为他清楚的知道,站在外人的立场上归纳总结别人的婚姻谁都能站着说话不腰疼,可轮到自己未必就是那么回事儿了。不只是婚姻,任何事情都是,对他对生活指手画脚时都是智者,等真轮到自己,其实比谁都傻逼!

  祁炀的攻略虽然没有派上太大用场,但却给了他很大的启发……两口子之间的事儿,只能亲身体会灵活机动,绝对不能照本宣科。虽说如今两人的关系已经进入缓和阶段,并且正像好发展,但毕竟还没彻底把媳妇儿哄回来。自己的终身大事都没解决,他哪有心思管别人家的!更何况那个别人还是情敌!

  “10点半了。”他抬手看了眼腕表,将她明媚忧桑的思绪打断,“是先去拆石膏,还是吃完午饭再去医院?”

  “先去拆石膏。”沈若初郁闷地看了眼自己的胳膊,“这东西我是多一会儿都不想再戴在身上了!”说完率先站了起来。

  毕竟是伤筋动骨,沈若初的手虽然拆了石膏却还是要休养很长一段时间。

  从骨科出来,两人便去了住院处。沈夫人虽说当时留了不少血,却没有伤及到要害。如今半个多月的休养,已经好了大半,再过小半个月就可以出院。

  沈若初和景焱来到病房的时候,沈爹同沈夫人两口子一人拿了张报纸,竟然也在探讨谭岳礼出轨婚变的事。听见他们进门也没住声儿,抬头看了眼女儿和女婿,招呼都没打又继续感慨万千。

  听见他们两个议论,沈若初刚刚平复的失落心情也再一次被勾了起来。她一边掉厚厚掉羽绒服,一边忍不住叹息一声,“谭叔叔和阿姨两个怎么好好的就闹离婚了?”

  “谁说不是!”沈夫人也跟着感慨。

  “他们两个早就不好了!”沈爹漫不经心地哼了一声,“这事儿在圈子里早就不是秘密。光是我知道的,老谭和那个女画家不清不楚就有大半年了。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地谁能说的清楚!”说着抬头看向景焱,随口问道:“小景,你应该是早就知道了吧?”

  “我平时不太注意这些。”景焱语气平淡地回答道。

  沈爹没说什么,视线重新放回报纸上,嘴里却没闲着,“都说少年夫妻老来伴,老谭两口子到老却闹崩了。这男人要是不打拼呢,女人嫌弃没能耐。事业做大了,又难保不出轨。他也是的,两个儿子都这么大了,闹成这样!”似乎是由感而发,又似乎别有深意。说完又看了景焱一眼,“你说是不是?”

  景焱那么精明地人,怎么会不知道岳父这是在借机敲打他。“其实我一直觉得,无论男女,对婚姻忠诚都是最基本的品德。而且男人会否出轨,和事业多也没有必然联系。”不卑不亢的语气,隐约带了丝严肃和诚恳。简短地两句话,既表明了自己对婚姻的忠诚,又含蓄地讽刺了情敌的亲爹品德不咋地。

  “嗯。”沈爹点了点头,对这个答案还算满意。

  那边两个男人这一来一回,沈夫人听在耳中记在心上,却觉着不是那么回事儿了。虽说当年沈若初未婚先孕这件事情干得实在是出格,但景焱这个女婿实在是各方面都优秀到令人不能不满意,她也就无话可说。也正是因为他太优秀太令人满意了,倒成了沈夫人一直放不下地一块心病。

  很多时候,婚姻还真不是两个人觉着彼此努力往好处过,就一定能过好的。外部因素也很重要。比如说双方家庭,比如说各种小三小四。景焱父母双亡,前者可以排除掉了。但是现在年轻漂亮,又豁得出去地女孩儿一茬接一茬。

  她满意景焱这个女婿,别人也不失傻子啊!不怕蛋没缝儿,就怕苍蝇多。总往上叮,没缝儿也给你叮出缝儿来!

  以景焱这颗蛋的分量(我忽然想歪了→→),那往上叮的苍蝇,还能少了?男人这东西,不就那么回事儿么。就算他现在对婚姻忠诚,但谁又能保证时间久了,她能把持得住一次错误也不犯?!这种事情有一就有二,然后就是一发不可收拾。这种类似案例,她在局里见的可不少!

  这些顾虑在沈夫人脑海里反复盘旋了整个上午。午饭之后,沈爹拉着女婿在一旁下棋。她终于有机会把女儿叫到近前来说悄悄话。

  只是沈若初听着她亲娘的教诲,脑袋里只剩下一件事……不用等外面等一群狐狸精往上叮,他俩早就已经离婚了。离……婚了。而且要不是中间出了这些意外,这会儿她应该已经摊牌。估计家里的热闹程度,不会比谭家差多少。不过,这些话她眼下是不敢说的。她怕沈夫人惊怒之下伤势加重,那样的话沈爹第一个饶不了她!

  沈夫人见沈若初听得心不在焉,不由有些来气。又说了几句见她仍旧点头敷衍,实在是恨铁不成钢,“你妈我是过来人,什么没见过。还能害你不成。现在你不把我的话听进去,将来吃亏别跑回来哭!”

  该吃的亏早就已经吃了!沈若初在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句,嘴上却不敢再装哑巴。只好压低声音,半是认真半是撒娇地说道:“妈,既然你是过来人,那你就更应该知道。男人要是真变心,根本就是无可挽回。严防死守又有什么用?要是哪天我爸变心,我肯定不劝你挽留他。早点儿寻找第二春,谁也别耽误谁!”

  “胡说八道!”沈夫人又气又好笑,伸手在她腿上拧了一把,下一秒忽然叹气,“你说的也没错。所以你最好尽快和景焱生个孩子吧。他今年也30多了,嘴上不说心里未必不急。一个家庭总要有了孩子才稳固。就算将来真有什么变故,孩子是自己骨血,比谁都亲。更何况他基因那么优秀,你虽然有时候缺心眼儿可也不笨。你们两个生出来地孩子,就算没有大出息,也总归不会错。”

  沈若初抿唇默然,心里“咯噔”一下后已经是七上八下。她想起来了,那天她到底还是忘记了去买事后药。先不说她和景焱之间的关系有没有理清楚。单是这两个月之内,她就受了两次辐射。一次是车祸查了全身ct,一次就是这次摔倒照了x光片。这种情况,怎么能孕育下一代。

  上帝保佑,她可千万别幸运地在这个时候又中大奖!

  那种活生生感受亲骨肉从自己身体中分离地痛苦,她已经感受过一次。千万千万不要再有第二次!

  可现实有时候往往就是这样。如果一件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可能性有多小,它终究还是会发生。又或许是景焱地小蝌蚪真的是生命力太过顽强。

  总之,三年前沈若初吃过事后药,还撞上了那差不多百万分之一的概率,有了景焱的孩子。三年后,她同样没能逃过相同的命运。

  沈若初这一段时间都住在娘家,景焱便也跟着一直赖在那里。

  沈夫人明天就出院了,所以沈若初打算上午去医院帮亲妈收拾一下。谁知道吃完早饭就开始难受。

  其实她这几天便偶尔有头晕的症状。有时候是短暂地几秒钟,转瞬便消失。有时候会持续一小会儿才好转。以为是经常往医院跑劳累过度,也没有在意。

  头晕再次袭来的时候,沈若初正站在洗手台前面刷碗。眼前有几秒钟的黑暗,她急忙扶住一旁的橱柜以防止自己摔倒。随后赶紧闭上了眼睛,等待眩晕感自动散去。

  偏偏今天似乎和以往不太一样。那种晕眩地感觉不但久久不肯消失,反而还有加重的趋势。沈若初觉着四肢有些无力,她想要喊景焱来帮忙。结果还不等开口,胃里忽然翻江倒海地一阵恶心。

  呕吐的声音和盘子落地的脆响一同在厨房想起。

  沈若初弯下腰,对着水池将刚刚吃下的早饭吐个干净,却仍旧止不住干呕。食道被烫的火辣辣地,连呼吸也有些困难。眼前又是一片黑暗,然后,朦朦胧胧间,一双粗壮的手臂揽上肩头的同时,她听见熟悉的声音从天外传来,“若初,你怎么了?!”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