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122章 你别误会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景焱说是无限期休假,可哪里真的会无限期。他为了追老婆年前年后已经耽误了差不多一个月,公司里的事情差不多已经堆积成山。他见沈若初次日起床情绪如常,精神也较前两天更好一些,便嘱咐她注意休息,又和孙姐交代几句,去了公司。

  结果坐进办公室里,一杯咖啡还没喝完,事情就来了。

  华景去年上半年陆续投资了几个规模不大不小的项目。其中两项年底举行了招标,却不知道为什么标书泄露,最后竞争的5家公司,竟然拿了一模一样的标书出现。按说这种规模的项目是闹不到顶头大boss这里来的,可闹心就闹心在这是政府招标的项目。如今纪检部门介入其中调查,到底对集团声誉有所影响。

  毫无疑问的,集团内部有内鬼。而景焱平生最恨的事情之一就是背叛。

  厮杀掠夺是男人的天性,对于凶狠的对手,他从来都只敬重,即使是输了也心服口服。可若是自己人背叛,他绝对不会轻饶。华景的待遇一向好,即使是最基层最普通员工福利也比同等水平的其它公司要优渥很多。他从来都不是吝啬的老板,也从来不要求所有人都忠心耿耿。但就算是妓女也有自己的职业操守,既然拿了钱,总该明白自己的职责所在。这种吃里扒外的叛徒,他必定要揪出来。

  于是这一上午的高层会议开下来,他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到最后会议室里简直如狂风过境,海啸席卷。等到会议结束的时候,连负责记录的秘书都已经被紧张的气氛压迫的满头是汗。

  景焱甩手把文件扔给秘书,裹着寒气起身离开了。等再次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却冷静了下来。

  窗外是莅临的高楼,站在这里几乎可以俯瞰周围所有的景色。

  景焱坐在大班椅上,看着有些灰蒙蒙的天空。忽然想起那句话“站的越高,看得越远。”只是他同样也明白另外一个道理……站的越高,摔得越惨。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这一连串的事情让他神经紧张,所以有些草木皆兵。可他就是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虽然泄露的都不是什么太过重要的大项目,也动摇不了集团的根本。但连续两次……他不得不认为是有人针对他做了手脚。

  正想到这里,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是办公室的内线。

  思绪被打断,景焱长腿在地上一蹬,转过身的同时伸手拿起了听筒。

  “jaryn。”电话里有杂音,似乎信号不太好。但是却不妨碍景焱辨认出对方的声音。

  “欣悦。你怎么打我办公室内线上了。”

  “你手机没人接。两个号码都是。”

  景焱恍然,“哦,刚刚开会,我放了静音。有事么?”

  “没什么。我就是想说,我已经下飞机了。准备等下去墓园。帮你带一束百合?”

  “好。”景焱应了一声,随即又轻轻补充道:“谢谢你。”

  “呵……”听筒里响起了悦耳的笑声,“你什么时候跟我这么客气了。”

  “没有。我是真心的感谢你。”

  “我也跟你开玩笑的。”江欣悦的语气有些俏皮,忽然话锋一转,“你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嗯?”景焱被她问的一怔。

  “十年了,你从来没耽误过来给伯父和伯母扫墓。能让你不来,肯定是很要紧的事。需不需要我帮忙?”

  “没什么。就是生意的事情,我实在走不开。”

  “那好。我先不和你说了。”随后电话里便是一片忙音。

  景焱随手将听筒放回原位,掏出手机看了眼,果然上面四五个未接电话。他刚把模式从会议更改成户外,便感觉到掌心一阵震动。

  这次的电话是家里的座机。他急忙接了起来,“喂,若初?”

  “嗯,是我。你大概什么时候能回来?”

  “得晚上吧。最近攒下来的事情太多。”

  “哦。那算了。”

  听见她语气似乎有些失望,他心里也跟着忽悠了一下,“怎么了?”

  “没什么。我想吃森林小屋的芒果慕斯,它家没有外卖,想让你回来的时候帮我带一份。不过只买到下午。那算了,你忙你的吧,工作重要!”

  他当是什么事呢!景焱笑了出来,“我让人买了给你送过去吧。”

  “不用那么麻烦的。”

  “没关系。”他声音低沉,将语气放的更柔,“你乖乖在家等我,我尽量早点回去。”

  可景焱怎么也没想到,这一早,竟然“早”到了天黑。

  积攒下来的事情实在太多。他连午饭的功夫都没浪费,一边吃一边浏览着文件。饭后只眯着眼睛休息了不到五分钟,又开始投身到工作当中。直到秘书敲门进来,请示是否需要准备晚饭,他才发现周围的光线已经昏暗。

  景焱眯了眯眼,冲她摆手,“不用了。”说着起身捞起椅背上的外衣,边穿上身,边大步往外走。

  到家的时候已经将近7点。

  刚一进客厅就看见沈若初戴个耳机,眼睛专注于手里地平板,半仰在沙发上,笑的前仰后合,毫无形象。腿上毛茸茸地一大团白色,是那条傻乎乎的萨摩犬大白。

  狗耳朵灵敏。大白听见有人进门,抬起了头。见是男主人回来了,虽然没跳下去迎接,却立刻伸长了舌头露出一脸讨好的表情,尾巴也翘起来欢快地摇啊摇。

  可景焱看着眼前的情形,眉头却皱的老高。

  他两大步过去,还不等到沙发前,就冲着白狗厉声道:“下去。”

  大白似乎不太愿意,闭上嘴呜咽了一声。见男主人寒着脸不为所动,只好识相地跳下了沙发。往地上一趴,一脸的委屈。

  沈若初看综艺节目看得太过专注,又戴着耳机听不见外面的声音,对于一人一狗之间的互动完全不知情。直到耳洞里一松,耳机忽然被人拽掉。

  她不由一愣,然后抬起头看着眼前面色微沉男人的蹙眉不满,“你干什么?!”

  景焱没说话,尽量缓和了情绪才开口,“若初,你现在怀孕了。怎么能让这种大型犬趴在你腿上!狗身上有多少细菌和寄生虫!”

  那边大白狗似乎知道自己被嫌弃,又哼唧了两声,好不委屈。

  “shutup!”景焱再一次对它发出命令,话音刚落就听见一声清脆的吼叫,“你吼个毛线!”

  沈若初一边扣着耳朵一边冲他翻白眼儿,有些不以为意,“大白打过疫苗了。所有的都打过,不会寄生虫和细菌!而且我子宫长在肚子里,不长腿上!狗也是有自尊的,你不爱护动物,将来怎么能教育好孩子!”

  景焱顿时无语。不让狗接近她和教育孩子有什么必然联系?!

  “它一个畜牲没深没浅,万一撞到你肚子怎么办?!”说完,他再没耐性和孕妇胡搅蛮缠。直接抬脚轻轻在狗身上踢了踢,“回自己窝里呆着去!”大白狗虽然不太情愿,却还是乖乖地听从指令起身离开,三步一回头的恋恋不舍。等到大白狗消失在客厅,景焱转过头四处看了一眼,冲着空荡荡地客厅喊了两声,“孙姐,孙姐!”

  “哎!”孙姐听他叫的急,系着围裙从厨房里小跑出来,“怎么了先生。”

  “没什么。”景焱冲她摆摆手,算是安抚,“你以后别让大白接近若初。”

  “知道了。”孙姐点点头,接着问道:“先生,现在开饭么?”

  开饭?!景焱愣了愣,低头看向沙发上都沈若初,“你们都没吃么?”他以为这么晚了,她不会等他。

  “我不是等你。”沈若初闲闲地开了口,小脸儿上表情冷飕飕的,“我是蛋糕吃多了一直不饿。所以你别误会。”

  “嗯,我没误会。”景焱漆黑的眸中笑意闪现,从善如流地答应一句。脱掉外衣随手往沙发上一扔,率先举步往餐厅走去,“孙姐,开饭吧。”

  沈若初看着他的背影哼了一声,跟着穿上拖鞋下了地。

  沈若初似乎食欲不太好,晚饭只吃了大半碗,便放下筷子。菜也没夹几口。

  景焱看着她碗里的剩饭皱了下眉,“你就吃这些?”

  “嗯。”她似乎不太愿意和他多说话,“我不怎么饿。”说完便起身离开餐厅,眼神始终没正面放在他身上。

  景焱也没强求她留下多吃。只是看着那么纤细的背影若有所思。沈若初情绪不高瞎子都能看出来。可明明他进家的前一秒她还捧着手机哈哈大笑,不像是心情不好的样子。就算是孕妇容易情绪化,可也不该情绪化成这样啊。

  难道就因为他不让她和狗玩儿?!景焱直觉应该不是因为这个。但她的情绪明显又是奔他来的。那么他到底又是哪里惹她不高兴来。

  景焱百思不得其解,也跟着彻底没了食欲。他筷子一撂,看向正在打理明早食材的孙姐,问道:“白天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

  孙姐让他问的一时没反应过来,过了会儿才转过头奇怪道:“先生为什么这么问?”

  “我觉着她情绪不高。你把白天她在家时候的事都给我讲一遍。”

  “也没什么事。太太几乎都在睡觉,”孙姐嘴上这么说,可表情却是在思索的模样,“哦,对了。快到中午那会儿她接了通电话。然后坐在客厅里好一阵儿闷闷不乐。”

  景焱眉峰一凛,“什么电话?”

  孙姐摇头,“我也不知道。太太没说。”

  “行。我知道了。”说着,景焱站起身,也离开了餐厅。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