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133章 一张报纸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沈若初大脑开足了马力运转着,又在不知不觉间啃起了手指甲。啃到第三根手指头的时候,她蹙了下眉,双手飞快在键盘上敲击几下。谁知道翻墙刚刚完毕,“滴滴”两声响起,右下角的企鹅便闪动起来。

  本不想理会,结果猛然发现是一个关系十分亲近的学长兼老师的。

  她鼠标一滑,点开了头像,赫然看见聊天框上一排血红色大字:你进教务系统了。

  是肯定句,不是疑问。

  沈若初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连犹豫都没犹豫,就痛快回了个……是。因为就算她狡辩也没用。

  她这位师兄姓黄,比她大了5届。当年也是b大的风云人物,计算机系一霸,研究生开始就帮忙代课,后来毕业选择了留校。除了教课和科研之外,顺便还负责维护b大校园的各种内部系统。刚入学那会儿沈若初就将他引以为偶像,后来缘分奇妙,大二的时候这位黄师兄竟然成了她的老师。她有许多乱七八糟的技能还都是跟他学的。

  沈若初倒是不担心什么。她的确偷偷摸摸潜入学校办公系统了,可毕竟没有给校方造成任何损失,够不上犯罪。而且黄学长要是有心追究,就不会在第一时间私底下找她。

  那边的人有一阵儿没回。沈若初也没往心里去,关掉对话框,继续手指翻飞,准备如法炮制,潜入纪建东在美国留学的xx理工大学的教务系统获取进一步资料。

  正操作到一半儿,那位黄学长的企鹅又闪动起来……你查纪建东做什么?!

  沈若初看着这句话不由怔了怔。看他这语气,似乎是和纪建东认识?她一边操作着,一边回复道:有很重要的事。你和他认识?

  那边秒回了一条信息:认识。

  沈若初敲键盘的手动作一顿。两秒钟之后,她暂停了对那边教务系统的潜入,敲下了一句话:能给我讲讲纪建东的事儿么?别问我为什么。

  随后又是好一阵沉默。

  时间过了足足有四五分钟,就在沈若初以为没指望的时候,那位黄学长忽然发了个压缩文档过来。

  接收速度很快。沈若初急急忙忙的解压了文档,顿时惊呆了。

  她以为黄学长给她的不过是有关纪建东一些生平,却不想打开一看全是硬货。不单单有关于这个人的一些基本资料,甚至连他当年写过的一些的空间博客的密码,以及一些朋友圈的私人照片都有。

  沈若初激动地心砰砰跳。边飞快地扒拉着鼠标滚轮一目十行,边敲击键盘和对方惊叹道:你怎么会有这些!

  结果那位黄学长以牙还牙:别问我为什么。

  “…………”沈若初一阵无语,却异常诚恳地在键盘上敲了两个字:谢谢。

  对方发了个抖动窗口作为回复,下一秒企鹅头像变成灰色。

  沈若初笑了笑,关掉窗口。却在同一时间,被文档里的一张照片图标攫住眼球。刚刚那个位置正好被挡住,此刻对话窗口关掉,才显露出来。

  图标虽然不大,却隐约能够看清楚内容。沈若初急忙点开。

  那是一张合照。背景像是某所大学校园,林荫下的长椅上,一男一女相拥而坐,笑容甜蜜灿烂。女人却是江欣悦绝对没有错,那时候的她气质清纯和现在的忧郁性感完全不同。至于男人,沈若初虽然不认识脸,却也已经不用怀疑他的身份。

  原来她这个同校学长纪建东,真的就是江欣悦的那个死去的男友。原来她的生活圈子,同江欣悦还有景焱,早就在冥冥之中有了某种疏远而微妙的交集。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认知,却让沈若初的心底莫名其妙地的有些发毛。然而更让人发毛的还在后面。

  她关掉这张照片,又随意查看另外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当第三张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沈若初倒吸了一口凉气,再次被惊到。

  这次是一份全英文报纸的数字版,时间是6年前的8月12日。图片只截取了其中一部分。上面的画面对沈若初来说有些血腥。配图是三张照片组成的组图,一张是纪建东的正常照片,一张是现场全景图。而最醒目的那一张,则是具血肉模糊横的尸体。

  她忽然有些恶心,捂住嘴干呕几声后,却坚持将上面的报道看了下去:亚裔金融学者横尸郊外,疑为当地黑帮所为……

  同一时间,别墅书房。

  景焱犹豫许久,终于将那只信封拆开。

  修长的手指将厚厚的一叠报纸抽出,折在上面的,正是和沈若初看到的相同内容的新闻。时隔多年,纸张已经有些发黄,铅字也略微模糊。

  而照片下的位置,暗红色的英文字母像是用血书写的:killer,icomeback.areyouready?

  景焱眸光倏地暗沉,心脏也随之一缩。

  …………

  景焱连晚饭没有吃,只是交代了一句自已要开视频会议,便一直呆在书房里呆到晚上。

  他回到卧室的时候,还差十来分钟就快要10点。室内的灯是亮着的,可床上那个人却抱着被子睡得口水横流。他动作顿了顿,悄无声息地反手把门带上,又摄手摄脚地去了浴室。

  这一个澡时间不算太长,可是等景焱从浴室出来时,原本倒头酣睡的孕妇娘娘已经醒了。还打开电视,选了个综艺节目看的津津有味。

  景焱刚才忘记拿换洗衣服,出来时就只随意地围了条大浴巾在腰间。强壮健硕的上身暴露在外,还挂着水珠。人鱼线以及健美的六块腹肌一览无遗。

  沈若初听见动静儿,本来只是下意识地扭头看他一眼。却不成想,只这一眼就再也移不开视线。她吞了吞口水,顿时觉得口干舌燥。

  从前看小说,她总能看见有作者写什么孕妇比一般人那方面需求强烈。可她怀第一胎的时候就没有觉得那方面需求有什么强烈的趋势,这一次怀孕也是一样。就连上回两人共浴,也是景焱撩拨的,她才跟着起了火儿,并不是自己主动想要。

  然而此时此刻,或许是夜晚的气氛增添了暧昧,又或许是视觉冲击太过直观立体。总之沈若初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上起火儿了。

  景焱倒是神色状态一切如常。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到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下午睡了多久?”

  卧槽……离远点啊,别过来啊!我会忍不住扑食的!这样对孩子不好的啊!沈若初心里咆哮着,脸上却还要若无其事。她几乎是用了全部的意志力来控制自己从他身上移开眼,并且反复的警告着自己……淡定,淡定!清心寡欲!

  足足有十多秒钟,她才缓缓吁了口气,开口说道:“我没睡多久,一共……也就三四个小时吧。”

  其实下午黄学长给她的那些资料,她最后并没有全部看完。因为外国人的重口味,那张报纸上的内容有点儿血腥,到底还是恶心到了她。沈若初总觉得事情实在是有种诡异的奇妙,可思来想去却又想不明白这其中的联系。

  就算江欣悦的前男友是她的同校学长又怎么样。那条最经典的六人定律不是已经阐述过了么……通过六个人,就可以让两个陌生人建立联系。没什么奇怪的。说来说去,江欣悦也好,纪建东也好,他们两个人当年的恩怨情仇再精彩结局再悲惨,追根究底和她没什么关系。景焱都说江欣悦有神经病了,那她就宽宏大度一点好了,总不能和神经病一般见识吧。

  而且她现在的状况,还真的不适合想太多。想多了不利于胎儿发育。

  所以沈若初最后得出得结论就是对一切都暂时不予理会,有任何问题,等孩子平安落地了再说!反正不管到底有什么不对劲儿,她好几年都不知道了,也不差这一年半载的。

  她不管景焱欠了江欣悦什么。但有一点,那就是只要他敢对不起她,她就带着孩子一起走,连孩子的姓儿都得随她姓沈!

  于是沈若初心情一敞亮,困劲儿又上来了,差不多一睡就是一下午。吃完晚饭出去溜达一圈儿,回来又继续睡。直到方才景焱回来洗澡,隐隐约约地流水声让她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三四个小时还少?”景焱已经快速将挺立的短发擦干,然后随手把湿毛巾扔在床头柜上,在她身边的床上坐了下来,“这个时间看电视,晚上精神了,还睡不睡?”

  沈若初扁了扁嘴,“你嫌吵可以去睡客房嘛!”省的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地秀肌肉,勾的她浑身起火儿。

  “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景焱不着痕迹地往她近前凑了凑,“晚上睡眠很重要,你不睡觉,对宝宝不好。”

  “可是我白天困得要死挺着不睡,对宝宝就好了?”

  景焱勾唇一笑,也不去和她继续辩解。视线却从她略微绯红的面颊上扫过,一路下移停留在了她尚还平坦的小腹上。然后,低沉的声音倏地黯哑,又带着几分小心翼翼,“若初,让我摸摸宝宝,可以么?”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