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149章 妻管严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沈若初皱了皱眉,对景焱的用词表示不满,但却也没多少什么。“什么半夜三更,现在才8点多好不好。”她指了指他手上装着小馒头的盘子,“筷子呢?你不是准备让我用手抓吧!”

  “我忘了。”景焱把盘子递给了她,“我现在去拿,估计粥也差不多了。”说完转身离开。

  “还有炼乳,我要蘸馒头吃的!”沈若初扯着嗓子在后面嘱咐。

  “好。”景焱应声出门。等端着东西再回到卧室的时候,沈若初已经嘴馋等不及,果然直接用手,正在抓着吃馒头。他皱眉而笑,既无奈又好笑,“你就这会儿都等不了?”

  “我怕饿着孩子。”沈若初边咀嚼边说话,口齿不清。

  “就说你自己馋得了!”景焱哼笑一声,把吃的东西放到床头柜上,扯了张纸巾给她擦手,接着又周到的递上了筷子。

  “哪个孕妇不馋啊!”沈若初理直气壮,挪动的床边,顶着热气喝了两口粥,夹起个馒头递向景焱,“你要不要也一个。”

  “你吃吧。”景焱摆手拒绝,看着她吃的一脸满足的模样,还是问了出来,“谭家辉给你打电话是有什么事么?”

  “没有。就是好久不联系了,互相问候一下而已。”

  “嗯。”景焱淡淡地应了一声,没在追问。见沈若初嘴上沾了米粒便伸手替她擦掉,嘴里也不忘记嘱咐,“慢点儿,没人跟你抢。等下和我去楼下溜一圈儿吧,刚吃完东西立刻睡觉太伤胃。”

  “哦,好!”沈若初点头答应,这次倒是十分配合。

  第二天又是极度忙碌的一天。

  景焱照旧等沈夫人上门后,和她做好交接班才出了家门。到了公司之后先是连着两个不大不小的会议,开完就差不多已经到了中午。他分秒必争地,赶在饭前将几份比较紧急的文件批示好下发出去。

  等到秘书从办公室离开,他抬手揉了揉眉心,再睁眼时视线无意中扫过电脑屏幕,看见邮箱上有未读邮件提示。景焱捞过鼠标点开,发现邮件是华景集团安全部负责人发来的,是对于他前段时间吩咐调查正门监控录像半年前记录的回复。

  景焱吩咐这件事情的时候,叮嘱过负责人别让其他人知道。负责人不知道大老板要这个做什么,可毕竟端人饭碗,满心疑问只能照做。景焱给出了3个月的时间范围,要他将那段时间之内,所有监控录像上,出现在正门附近的非公司人员以及陌生车辆,统统排查出来。

  这个工作量不算小。负责人不敢违背大boss吩咐,让其他人知道,便只能根据自己的理解,加班加点的独自排查。所以一直耽误到今天早上才完成工作。

  邮件里全部都是照片,从监控摄像的画面上截取下来。每张右上角都有时间,负责人按照景焱的吩咐,将陌生的人和车辆特意用红圈在照片上了出来。同时还配有放大的特写画面。

  然而景焱滚动着鼠标视线一张张扫下去,直到最后一张,也没有发现自己想要的。

  他不由眉头紧锁。

  公司监控摄像头的效果很好,特写画面连人脸的细节都能看清楚。但是这些画面的人里,看动作多数都是正在走路,在门口路过,并没有太久的停留。其余那些有在原地停留的,也没有人做了拍照的动作。

  景焱想了想,将页面拉回最顶端从头开始,这次重点注意停在门口的车辆。同时又将他和江欣悦被偷拍的那张合照点开。

  只是越看,心中越疑问重重。他虽然算不上摄影高手,但家变前的学生时代也曾经迷恋过。所以对于角度位置之类的常识还是有的。这张照片的拍摄角度和光线上来看,镜头藏在车内拍照的可能性不大。

  正凝眸陷入沉思,办公室内线的座机便响了起来。

  思绪骤然被打断。景焱愣了愣,这才抬手拿起听筒。电话是秘书室打来的,问他今天的午饭如何安排。他静默一秒,“去楼下的员工餐厅随便打包一份什么送上来。”

  “好的。”秘书应了一声,又飞快报出了几样名称,小心地询问,“董事长,这些可以么?”

  “可以。”景焱利落地答了两个字便挂断电话。就在他将听筒放回原处的一瞬间,漆黑的眸光一凛……会不会这件事根本就是公司内部人做的?!他只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集团员工以外的人身上,可谁能保证就不是他手下人做的?

  那人也许是一开始就被安插进来的棋子,也许是因为利益被其他人收买。可能就在他身边很近的地方,还能是个他连长相都不记得的名不经传的小员工。这些都不能排除!

  这个想法一出,景焱心头又重了几分。他“呼啦”一下起身,一边拨通了祁炀的电话号码,一边出门亲自去了安全部。

  …………

  因为家里今天地热管道检修,沈夫人没有像平时那样吃过晚饭才离开。下午一点多钟便匆忙赶回去了。

  沈若初最近已经没那么嗜睡,但是怀孕的关系很多喜欢的娱乐项目都被禁止。一个人在家熬了一下午实在是无聊,看眼时间差不多快要下班,干脆打电话去公司骚扰肚子的孩儿它爹。

  通常情况下,下午4点半这功夫景焱的确不忙。但是偏偏今天来了个重要客户。所以沈若初打来电话的时候,他正在招待客人。

  景焱接电话的时候没有特意回避,“喂”了一声之后才歉意地微微颔首,起身去了会客室外面耐心答兑孕妇。

  “若初,给我打电话有事?”

  “没事就不能打电话?”沈若初嘟嘟囔囔地有些不满意。

  “我不是那个意思。”景焱低声轻笑,赶紧解释,“你很少在我上班时间打电话过来的。”

  “我没事。就是一个人闲的无聊,想问你几点回来。”

  “还是平时的时间。你怎么一个人?妈妈不是陪着你么?”

  “没,家里今天有事,她早就回去了。”

  景焱“嗯”了一声,“先不聊了好吗。我这边有个客户,离开太久不礼貌。”

  “哦。”沈若初声音里透了丝失望,却还是很乖巧,“那你忙吧。”说完又忍不住嘱咐两句,“和女客户保持距离。男客户也要注意!现在bt太多!我挂了,拜拜!”下一秒就真的切断了通话。

  景焱听着“嘟嘟”地忙音不禁莞尔。毫不停顿地收起手机,转身回了会客室。

  “你太太?”这边他刚刚坐下,对面沙发上的人便问了一句。客户是个意大利人,从景焱在美国时两人便一直合作,也算是有些私交。50多岁的年纪,啤酒肚,轻微地中海,这会儿一脸促狭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喜感。

  景焱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可刚刚和沈若初通话时那种柔软的感觉却没消失。这会儿面部线条看上去也不若平时那般冷硬。“我太太。”他大方的点头承认,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可对方并不像这么放过他,操着一口略微大舌头的中文继续打趣道:“本来打算请你一起吃晚饭的。不过你太太打电话来查岗,看样子够呛了。我听祁说,你现在是个怕老婆的……中国话叫做……妻……”

  “妻管严。”景焱接下了他后面的话,倒是一派坦然,“中国还有句话,叫做孕妇最大。没办法,我太太有了小baby,我各方面都要照顾她的情绪。”

  “天哪!”客户明显有些惊讶,“我们有几年没见了。没想到你竟然要做父亲了。”说着忍不住抱怨了两句,“景,你不够朋友。当初你的婚礼没有叫我参加,可你不知道我太太得知你结婚的消息时有多震惊。你知道的,她一直想撮合你和我们家的宝贝在一起。”

  “都是过去的事了。”景焱薄唇微勾,礼貌的笑了笑,“你知道我对跨国婚姻没有兴趣的。而且也不喜欢身材太高的跆拳道3段,我怕遭受家庭暴力。”他顿了顿,也开了句玩笑,“不过这些事情你可别说出去,我太太喜欢吃醋。如果传到她的耳朵里,我会遭殃的。”

  “你还是笑点那么诡异。”客户爽朗地“哈哈”大笑,兴致明显高涨,“我真的很好奇你太太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性。不知道她是否方便,我今天有幸可以请你们夫妻共进晚餐?”

  “她……”景焱本来想要回绝,犹豫了一下又换了主意。沈若初这个时间给他打电话,肯定就是呆腻味了,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叫她出门散散心也不错。“她应该没事,不过怀孕之后总容易犯懒。我打个电话问问她吧。”说着重新拿出手机,这次没有回避,当着客户的面给沈若初打了电话。

  沈若初显得无聊,当然一口答应下来。问景焱是什么样朋友,去什么样的场合,她好选衣服。

  “随你喜欢。”结果景焱只回答一句废话,“我等下叫人去家里接你。你不用着急。”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