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45章 狗男女(一)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沈若初怔怔地转过头,见景焱就站在床头。深蓝和银灰相间的条纹领带,一身纯黑色手工西装,连发稍都搭理的一丝不苟。整个人都透着成熟男人的魅丽,说不出的英俊养眼。

  他居高临下地冲她微微一颔首,说了声“早”。

  沈若初却没说话。只是看着他,一边眯起眼睛,一边在脑袋里飞快地回忆昨天发生的事。

  昨天……昨天下午她被谭家辉诓骗去参加法莱重工的周年庆,在宴会上碰到了景焱。他威胁她,要她继续扮演景太太,她心情不好,喝了很多酒。后来她醉了,好像还上了景焱的车……可然后呢……

  然后发生了什么?!

  “那个……”她终于犹豫着开了口,嗓子嘶哑的像是破锣一样,“你……”

  “你昨晚醉的不省人事。我怕你一个人在家没人照顾,就把你带回来了。”景焱接下了她后面的话。

  沈若初半信半疑地看着他。稍微动了动,发现被下面的自己身上就除了他的一件睡衣上衣外,再没其它东西时,瞬间变了脸色,“我……”

  “我们什么都没发生,你完全可以放心。”还是那副平淡不能在平淡的表情和语气,“既然醒了就起来吧,吃完早饭我先送你回去!”

  说完径自转身离开了卧室。留下沈若初躺在床上,看着他挺拔的背影恨恨地咬牙……什么态度嘛!

  还“我们什么都没发生,你完全可以放心。”说的好像她巴不得他对她做点什么似的!

  …………

  沈若初昨天那套衣服脱下来没洗。

  小礼服已经褶褶巴巴地不成样子了,好在还能勉强上身。没有裤子就只能将就一会儿了。虽然她这身打扮走在大街上有点怪,也总比全裸着出去要好!

  穿好衣服拢上头发,她去浴室里简单洗了把脸。再抬起头时忽然愣住。

  镜子里的那个自己满脸水珠,沈若初迟疑地抬起手,在左嘴角上某个红点状的东西点了点。

  一阵蛰痛。

  果然是破了,而且还像是被人用牙咬的。

  沈若初缓缓蹙眉,盯着镜子看了两秒。又发现在衣领的遮掩下,脖子上几块红痕若隐若现。她飞快的解开风衣扣子,脖颈上红红紫紫的印子瞬间映入视线。

  不是吻痕是什么?!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听见身后有脚步声响起,紧接着景焱高大的身影就出现在镜中……

  “你怎么还不下来?我等下还有个会。”

  沈若初倏地转头,看着他的眼神像是结了冰,又像是烧了两把火,“姓景的!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景焱闻言一怔。随即脸上闪过一丝阴沉,“沈若初,我是哪种人?”

  “趁人之危又敢做不敢当的衣冠禽兽!“

  “衣冠禽兽……你大清早上发什么疯!”

  “我发疯?”沈若初看着,忽然想哭,“景焱,你知不知道我们已经离婚了!”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我!”

  “那你怎么还能对我做那种事!”沈若初忽然冲他吼了出来,她喝醉了没有意识,他也喝醉了么!“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我……”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