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58章 心塞的生日宴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景焱把杯子放下了之后,并没有马上离开房间。他侧身坐在床边,将视线落在沈若初身上,一瞬不瞬。

  沈若初被他瞧得不自在,蹙起了细眉,“你看什么?”

  “你这几天过得还好么?”

  “好啊,非常好。谢谢关心!”说着,她抬手关上衣柜门,又冲他一咧嘴露出个难看的笑,“要是今天你没出现在我家的话,我应该会更好!”

  景焱抿唇不语,漆黑眼眸深处同时闪过一丝叫人无法察觉的暗沉。

  他隐约觉着沈若初对他的态度有了什么微妙的变化。

  虽说打从两个人闹离婚分居那天开始,沈若初面对他时就一直疏离中带着几分别扭,但却是赌气的感觉多一些。而现在……却明显有种针锋相对的意味。

  是因为什么?因为谭家辉么?

  这个想法实在是让景焱心里很不舒服。

  “我……”他想要和她说些,可刚刚开口,就被沈若初截断了后面的话。

  “你能出去一下么?我现在要换衣服。”

  “好。”景焱站起身外门边走,一只手搭上门把手时她忽然叫了他一声……

  “先等下!”

  他转头看她,眼神里带着询问。

  沈若初咬着唇,稍稍犹豫后才说道:“那个……你等下能不能找理由先离开?毕竟我们……”后面的话在他目光深沉的注视下终究没有出口。

  景焱没答应,也没拒绝。只是默默地盯着她看了两秒,随后疏淡着表情回身拉开门,步出了房间。

  而沈若初看着他笔直的背影,不知为何竟读出几分落寞的味道。

  她怔怔地站在衣柜前,听见关门声轻响,视线被阻隔才回过神来。

  景焱会落寞?!

  看错了,她一定是看错了。

  就算他会落寞,也绝对不可能是因为她!就算是因为她,也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沈若初仿佛从梦中惊醒一般。急忙闭上眼睛摇摇头,做了两下深呼吸后,开始迅速地换衣服。

  曾经夫妻一场,她的喜怒哀乐他都从未放在心上。那么他现在高兴还是难过,她又何必在意!

  …………

  沈若初一想到景焱这么个秘密前夫在自己家里晃悠就觉着浑身别扭,索性呆在房间里不出来。直到逗比哥哥敲了敲门,她出去吃饭。

  “知道啦!”她应了一声,却躺在床上没立刻动地方。

  实在是不想出去和景焱同桌,真的好心塞!

  可是祸总躲不过。

  沈若初磨磨蹭蹭地出了卧室,下楼梯时看见沈爹正背对着她站客厅沙发边上啃苹果。便放轻脚步,准备过去从后面给她爹个熊抱。却不想下一秒景焱胸前系着条围裙,从厨房里出来了。双手和额头上还沾着点儿面粉。

  这场面,实在是太诡异惊悚了!

  她再次觉着自己的眼睛出问题了。然后就是这一走神儿的功夫,她脚下往前出溜着踩空了,直接“噗通”一声摔坐在地。

  沈若初顿时眼泪狂飙,有那么一瞬间疼得大脑里只剩下一片空白。

  她初咬着牙,坐在那里表情痛苦而纠结。正担心自己的尾椎骨会不会裂掉的时候,忽然感觉额头一阵温热,有人替她擦掉了上面的冷汗。

  “你没事吧?”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温柔低沉。

  沈若初疼得暂时没工夫搭理他,维持一个姿势挺了一会儿后睁开眼,随即正对上景焱那双漆黑的眸子。那里面光线灼灼,带着明显的紧张和关切。看得她不由一怔。

  “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他皱着眉,又问了她一遍。

  “不用。”沈若初吸着气缓缓摇头,然后听见沈爹在客厅里冲她问了句,“闺女,没摔疼吧?!”

  沈若初瞬间只想翻白眼儿。摔成这样儿她能不疼么!他还稳稳当当在原地站着,到底是不是她亲爹啊?!充话费送的吧!

  这边还没腹诽完,沈夫人焦急地的声音就从厨房里传了来,“老沈,你这鱼快糊了!”

  “唉!”沈爹应了一声,撇下“受伤”的女儿,转身一溜烟儿跑去厨房了。

  沈若初彻底无语凝噎。

  本来也没受什么重伤,这功夫疼劲儿也缓过来了。沈若初伸手抓住旁边楼梯扶手的栏杆,准备起身。刚借着力动了动,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景焱直接把人揽进怀里,打横抱着沈若初走下最后几级楼梯,将她放到了客厅的沙发上。“要开饭了,我去洗洗手。”说完边解围裙,边径自转身去了厨房。

  沈若初眨了眨眼,等到客厅里只剩她独自一人的时候,忍不住长长叹了一声。今天到底是现实存在的么?还是她掉进了平行空间?

  怎么一切感觉都这么诡异呐!

  …………

  沈家爷爷年轻那会儿是国营餐厅里的大厨,后来体制改革自己就经营起一家小饭馆儿。

  所以沈爹虽然是政法系高材生,但因为家学渊源,那些年耳濡目染,自然也颠得一手好大勺。真正地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好男人。

  像今天这种沈夫人寿辰的大日子,他更是得露一手。

  整整一大桌子的菜全是沈夫人喜欢的。色香味俱全,光站那儿看着就直流口水。

  沈爹家里藏了不少好酒,沈行之开了一瓶白的又开了一瓶红的。菜还没上全就挨个杯子先给满上。

  轮到景焱那杯的时候,他倒了大半杯红酒进去后停顿一下。四下寻摸了一眼,见无人注意,又赶紧拿起另外一支酒瓶子,兑了点儿白的进去。

  结果这一连串动作被刚进餐厅的沈若初瞧了个正着。

  她先是愣了愣,然后两大步蹿到逗比哥哥近前,瞪着他压低声音问道:“你干什么呢?!”

  沈行之一脸淡定地把酒瓶放回桌上,跟没事儿人一样,“咱妈过生日他一个外人来凑什么热闹。原来他是我妹夫,还好歹有点儿罩头儿。现在他算个六!看今天不灌死他小样儿的!”

  沈若初听完他这番话直接想上去抽他,“沈行之你有病吧!”

  “长得太帅算不算病?”沈行之歪头瞥她一眼,眉梢挑了挑露出几分鄙视,“我说,你该不是心疼了吧?我这可是帮你出气!”

  “心疼你四大爷!”沈若初简直恨得咬牙切齿,“你把他灌醉了,他怎么开车回去?还打算让他晚上都住我们家是不是!”

  “嗤……”沈行之对她的鄙视之情毫不掩饰,“说你傻你还真往那上面发育,打电话叫司机来接他不就行了。”

  “呃……”好像……真的是这样唉~

  “呵呵……”沈若初冲着逗比哥哥傻笑了两声,“你随意,今天尽兴!”说完一溜烟儿跑去厨房帮忙端碗。

  …………

  沈若初的座位自然是和景焱挨着的。

  入座时她特意把椅子往边上踢歪,借此机会和他多拉开一些距离。

  沈夫人今天明显兴致高涨。许完愿吹了蜡烛,在一对儿女的撺掇下又回忆了两段年轻时和沈爹恋爱的趣事,顺便还发表了两句感言。

  然后她这一感言不要紧,感着感着就扯到了沈行之的婚事上。什么转眼30岁的人了还没个正经对象,给他安排相亲他也不好好看。浪费了她这亲妈的一片苦心。

  沈夫人越说越来劲,沈行之不敢和正处于更年期的亲妈正面交锋,只好做出一副谦卑受教的模样,左耳朵听右耳朵冒。

  沈若初平时和逗比哥哥斗嘴几乎就没赢过,难得看他吃瘪就在一旁幸灾乐祸。

  不成想没乐上两分钟,就听见沈夫人话锋一转,又对准了她……

  “我说初初啊,这事儿我都说了你多少次了,你什么时候和景焱两个抓紧要个孩子。”

  沈若初整颗心瞬间忽悠了一下,“妈,我……”

  “你也别老给我推三阻四的,说你的话你也给我走走心。女人还是趁年轻赶紧要个孩子,我现在身体硬朗工作又不忙,也能帮你带带。”

  “不是……”

  “什么不是!”

  “妈……你……”

  “你少打马虎眼。你妈我想你这么大的时候,又要忙工作,又要忙家里。”说着眼睛往沉默不语的景焱身上瞟了瞟,“景焱也是30岁的人了,女人结了婚就有责任,你别总像个小孩子似的,也要考虑考虑人家!”

  “景焱他不着急!”沈若初终于逮着机会讲了句完整的话。说完,她斜眼看向景焱,那意思是你别抻着啦,赶紧吭声儿啊!

  景焱倒是心领神会开了口,结果说出的话却让沈若初差点儿抓狂掀桌,“我前一段时间实在是工作太忙,应酬多经常喝酒。妈说的有道理,我放在心上了。”

  我让你拒绝她,没让你肯定她!

  她转过神情愤恨地瞪他,结果景焱却回了她一个满含着柔情和包容的眼神,顺便将刚刚剥好的一只基围虾放到了她碗里。

  沈若初一口老血喷涌而出差点儿憋死在当场。那咬牙切齿地架势,明显下一秒就要控制不住心中的野兽,扑上去掐死景焱。

  “咳……”沈爹见状咳了一声,给对面的儿子递了个眼色,

  沈行之连忙端起酒杯,岔开话题打了圆场,“那个,今天沈夫人大寿,祝老妈永远健康年轻!我先干为敬!”说完头一仰,一杯见底。然后变戏法一样拿出个精致的小盒子在沈夫人面前打开,又起身朝她行了个绅士礼,“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还请最温柔美丽的沈夫人笑纳。”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