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64章 完美的冰窟窿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谭家辉做完这一连串的事情之后忽然就有些后悔了。那天宴会上沈若初翻脸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他感觉到臂弯里人身体有些僵硬,一颗心也开始七上八下。

  天空在这时飘起了小雪。

  风一吹过,零零星星地飞扬洒落,竟渲染出了一种舞台效果。

  一时间,在场的几个人都静默下来。

  老赵终于嗅到空气中那丝不同寻常味道。

  “哈哈……”他笑声爽朗,刚想开几句玩笑打破眼前僵硬的气氛,景焱已经先他一步有了动作。

  零下十多度的天气,他只穿了件黑色毛呢风衣。双手抄在口袋里,还是那副目空一切面无表情的样子,不紧不慢地的步伐踩在青石小路上,直直地就往前走过去。

  到了沈若初和谭家辉面前也不停,“挡路了,麻烦借过!”说着,硬是从两人之间杀开一条血路,将他们一左一右分开到小路两旁。只留下个高大笔直的背影在众人视线里。

  “噗……”祁炀终于忍不住笑喷了出来,却也没多说什么。别有深意的眼神在两人之间转悠了一圈儿,眉梢一挑,也从两个人中间走了过去。

  老赵被这一出弄得略尴尬。和谭家辉寒暄了几句后,才抬脚朝景焱和祁炀离开的方向追去。

  沈若初从始自终都没说过一句话,冷淡着一张脸仿佛事不关己。直到那三个人彻底走远,她斜眼鄙视了谭家辉一记,“我什么时候成你女朋友了?”

  “呵呵……”谭家辉白牙一晃,笑得那叫一个自然而然外加理所当然,“不早就是了么?”

  沈若初细眉微蹙。

  “女性的朋友,简称女朋友。”说着,他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难道说其实你不是女的!你一直都骗了我!”

  沈若初顿时无语,忍不住朝他直翻白眼儿,“谭二光你幼稚不!”

  “还好吧。”

  沈若初懒得理他,叹口气率先转身走了。

  其实她觉着景焱刚才更幼稚。

  唔……简直幼稚到家了!

  …………

  这场不大不小的雪一直飘到天色擦黑才渐渐停了下来。

  沈行之因为下雪路滑,比原定的时间晚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到。他裹着一身冷气进了屋子,看见两个人的第一句就是,“我饿了,请我吃饭吧!”

  沈若初中午吃的太多,胃里堵了整整一个下午,这会儿好不容易松快了一点儿。听见逗比哥哥说“吃饭”俩字儿,立刻条件反射地又开始胃疼。靠在沙发上,仰头哀嚎,“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沈行之嫌弃地看了她一眼,“你爱去不去!”然后满脸春风和煦地转头看向谭家辉,“二光,请我吃饭吧!”

  谭家辉坐在那儿冲他一下,同样半点要动地方的意思没有,“行之,我中午也吃多了。这会儿还没消化完呢!”

  “我去,你们两个趁我不在,到底**了多少。”

  “也没多少。就是没想到菜量那么大。”谭家辉朝茶几上那两个精致的方便餐盒撇撇嘴,“那点心我俩都没动过,你先吃点儿垫垫吧。现在也才5点多,晚饭再等等也来得及。”

  沈行之报销了那几盒点心之后,也撑得够呛。

  最后三个人谁也没吃晚饭。拿出纸牌斗地主斗到9点多钟,各自回房间泡个澡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上,沈若初睁开眼睛时拿出手机看了眼,正好7点30。

  抻着懒腰翻身下了床,穿好衣服出门溜了一圈儿,却发现逗比哥哥和谭家辉都不在。整个小院儿里就她自己。

  “唉?人呢,都死哪去了?”她摸着下巴小声嘟囔了一句,话音刚落,两个人男人便说笑着出现在了院门口。

  谭家辉走在前头,手里拎了个挺大的保温食盒,看见沈若初站在堂屋的门口冲她咧嘴一笑,“起来了?我以为你还得再睡一会儿。”

  “哟,猪!起来的挺早啊!”沈行之提溜着一个圆柱形的黑色大包儿,紧随其后。

  沈若初狠狠地朝他翻了个白眼儿,“你才猪!”说着目光下移落在他手里的包上,“大冬天的你把渔具都带来做什么?”

  “钓鱼。”回答她的是谭家辉。见她满眼疑惑,顺便耐心解释了一番,“后面的山上有湖,里面的鱼都停肥的。等会儿把冰上砸个窟窿,在湖边雪地上支个架子,钓上来鱼立刻现烤现吃。那种感觉,比春暖花开时候野炊要给力的多。”

  说话间他人已经走到沈若初近前。抬手在她额头轻弹了一下,腿一抬跨过门槛进了屋子,“吃饭吧,我带了粥回来。我和你哥都没吃呢。吃完了赶紧去冰上垂钓。”

  沈若初夹在两个人中间,一边进门一边在心里面翻着白眼儿腹诽……什么冰上垂钓。名字起得倒是挺高雅的!说穿了不就一老年组冬季娱乐项目么。小时候公园的池塘子边上见多了!

  不过无所谓了,反正她只对烤鱼感兴趣!

  …………

  b城郊外有挺大一片山。傲雪山庄就是依靠着这片山建的。

  简单的吃过早饭,三个人拿上东西直奔后山。等摸到湖边儿却发现那里还有另外一伙儿人。而且还是熟人!

  景焱和祁炀两个明显来的挺早,一人脚旁一个铁桶。边上的烤炉里的炭火烧的正旺,上面扔着两条用钢签穿好的鱼,烤的快糊了也没人过来翻一下。

  距离湖边还有老远一段距离,三个人已经同时默契的停下了脚步。然后沈行之眯起眼,阴阳怪气儿地嘟囔道:“怎么景焱也在!”

  “嗯。”谭家辉淡淡地应了声,“昨天吃完午饭的时候遇见过一次了。”说完用余光瞥了眼正往后缩的沈若初。

  其实他昨天就觉着她和景焱之间似乎有些不对。至于不对在哪里,他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和上次在宴会时不一样。

  想到这儿,他轻轻叫了她一声,“初初……”

  “啊?”沈若初闻声转头看他,“二光你叫我。”

  “要是你不愿意和景焱打照面,我们可以现在回去。”

  “回去?!”沈若初内心深处其实想闪人的。如果不是身边还有两个人,她刚才在看见景焱那会儿就直接转身开溜了。倒不是怕,就是觉着那天和景焱说完什么做陌生人之类的话以后,再见他就觉着哪儿哪儿都别扭。

  只是此时此刻,谭家辉用一种满是怜惜和同情的眼神看着她,说要带她走,让沈若初觉着更别扭。忽然间就生出一种不管不顾的火气。

  “回你妹啊!我还等着吃烤鱼呢!凭什么他在这儿我们就回去。这鱼塘又不是被他承包的!”说完腰一挺,脖子一梗,雄赳赳气昂昂地就往那边去。

  结果眼睛抬得太高,只看上面没注意下面,抬脚就绊上一块半埋在土里的大石头,整个人直接往前扑了过去。多亏旁边的谭家辉手疾眼快捞了她一把,才没摔个狗啃泥。

  可她那一声“哎呦”叫得实在是太有穿透力。整个湖边,甚至周围的树林里都一遍又一遍的回荡着。

  原本正专心致志钓鱼的景焱和祁炀两人根本没注意这边,这下视线直接被吸引了过来。

  祁炀眼里露出一丝意外。还不等有多余的反应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起身走到一边去接电话。

  景焱脸上糊个大墨镜,挡住了眼睛,表情也看不大完整。

  沈若初借着谭家的力气起身时一抬头,恰巧视线和他隔空相对。那一瞬间,她直觉感觉到墨黑色镜片下的目光不太温和,或许他应该还皱了下眉。

  她莫名其妙地觉着浑身有些不自在。低头去拍根本没沾上半点儿灰的裤脚,借机和他错开视线。拍的小腿都发疼了,才重新直起身,转头冲谭家辉笑了笑,“谢谢哈。”

  “你跟我客气什么!有没有摔到其它地方。”

  沈若初摇了摇头,想说“没有”。

  逗比哥哥却提前替她回答了,“膝盖都没着地,摔不死。”说完假装没看见她愤怒的眼神,哼着小曲率先往湖边另外一处空地走去了。

  沈若初咬牙切齿地冲着他的背影挥了挥拳头。

  谭家辉则轻笑着摇摇头,接过了她从肩上滑落的背包。十分自然地握住沈若初那只正示威的爪子,牵着她朝沈行之的背影追了上去。

  这片水域不算什么大的湖泊,占地面积却也不小。

  沈行之选了个距离景焱较远的地方安营。

  沈若初跟在谭家辉身后走到那里的时候,逗比哥哥已经站到了湖边,手里拿个棍子正在冰面上四处敲。

  “你干什么呢?”沈若初疑惑地问了一句。

  “我看哪里的冰比较薄,容易砸开。”说着棍子在左斜前方的某一处停了下来,花了将近3分钟时间,一点一点,认认真真地,画了个很圆很圆的圈圈。

  圆的旁边两个人看得都有些惊讶。

  “我说兄弟,你这手艺不错啊!”谭家辉笑着调侃了一句。

  “那是,为了保证我凿出的冰洞是完美的嘛!”

  “完美!”沈若初听见这两个字的第一反应,就是想把他的脑袋摁进冰里,“大哥你是处女座么?凿个冰窟窿还要完美!”

  “不是处女座怎么了!就不能追求完美?”沈行之挑眉瞥了她一眼,往空地上放着的包儿努努嘴,“去,你先把炉子支上。不劳动的人等会儿没鱼吃!”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