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67章 夫妻双双把家还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你说什么?!初初不见了!”因为惊讶的缘故,沈行之嗓门儿有些大。

  牌桌上另外三个人都被他震得一怔,手上码牌的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沈行之抬起另一只手做了个抱歉的动作,起身去了外面的走廊。

  “谭二光你说什么,什么叫初初不见了?她不是和你一起去看民俗表演去了?”

  “她一开始是和我在一起……”谭家辉在电话里飞快地把事情经过和他讲了一遍……

  说起来谭岳礼是资深票友,谭家辉从小耳濡目染对各种地方戏曲也很感兴趣。那场《空城计》唱得太精彩,他听得太入迷,便没有注意到沈若初悄悄起身离开。等到一场戏落幕,发现茶几那边的位置已经空了。

  起先以为他以为她是去了卫生间。左等右等人还不回来,难免有些不放心。点开手机准备给她挂通电话,发现上面有条未读短信。正是沈若初发来的,说她在这儿看腻歪了,去戏楼旁边的酒吧坐坐。

  可谭家辉到了酒吧却没找见她人影。

  和酒保大概描述了一下沈若初的穿着外貌,问他看没看见人。对方告诉他说,见是见到过,不过半个小时之前就离开了。

  谭家辉说了声“谢谢”,给沈若初了电话却无人接听。当时也没想太多,毕竟山庄没正式开业,现在住进来的都是和老赵有些关系的,顾客不算太杂。再加上今晚跨年,四处灯火辉煌的人来人往的,应该不会出事。

  他觉着她可能是玩儿累了,提前回去休息了,便一路找了回去。结果沈若初不在。

  不仅她不在,逗比哥哥也不在。

  谭家辉的第一反应是,兄妹两个可能一起出去了。但不管怎么样,他总要亲耳确认过才放心。于是再次拨通了沈若初的电话号码。

  这一次却是不在服务区。

  谭家辉这下心里有点儿发毛了,好好的怎么就不在服务区。但山庄在郊外,信号不好也不是不可能。他便尽量镇静着,又给沈行之拨了通电话。只希望他们兄妹两个这会儿在一起。

  沈行之听着谭家辉的叙述,眉头越皱越紧,等他最后一字说完,脸色已经冷峻的像块冰。

  他心里的那份不安,此刻终于落实了。听上去有点玄乎,但亲兄妹间那种血肉相连的感应,有时候还真说不出的准。尽管他们两个不是龙凤胎。

  “家辉,她没和我在一起。你在客房等着,我马上回去。”随即挂断了电话,准备回客房。

  刚迈了没几步,忽然顿住了脚步。

  沈行之在原地略微沉吟,转身又回去了。推开门看着坐在正对门位置的中年大叔,直接就来了一句,“老赵借我几个人,我妹妹不见了。”

  “你妹妹?!”老赵一愣,“就是谭律师那小女朋友?怎么不见了?!”

  话音刚落祁炀鼻子里就发出一声轻哼。

  老赵被他哼的莫名其妙。但是见沈行之脸色冷凝,也没心思想些有的没的。把牌一推呼啦一下站起身,边掏手机拨号,边大步到了他面前,“我马上叫人帮你找。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儿,别担心。”

  “我也觉着你是瞎担心。”祁炀捡起颗麻将牌在指尖转动着,神情漫不经心,语气却别有深意,“沈律师,你找不到沈若初,我也找不到景焱。”

  “祁少的意思他们两个现在在一起?”

  祁炀耸了下肩,不置可否。

  沈行之盯着他看了两秒,表情里是少见严肃和阴沉,“沈若初如果不是我亲妹妹,相信我此刻大概比祁少还悠闲。”说完转身出了房间。

  老赵冲着祁炀和桌上另外一个人点点头,也紧随着沈行之身后出门了。

  祁炀看着两人相继离开的背影忽然就觉着特没劲。

  的确,沈若初不是他亲妹妹,他体会不到担心。而且他也没有姐姐妹妹可以用来担心。

  把手里的麻将牌“哐啷”往桌上一扔,掏出手机给景焱播了过去。电话通了,一声两声……对不起,你呼叫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

  他微微皱眉,转手又摁了另外一个号码,“阿立,去给我找两个人……”

  …………

  沈若初其实并没有完全丧失意识。她只是迷迷糊糊地觉着冷,冷得睁不开眼皮,冷得手脚都没有半点知觉。寒冷从四面八方传来,冻得她连心脏都在打颤。

  她隐隐约约听见有激烈的打斗声。像是远在天边,又像是近在身侧。

  是做梦么?

  为什么梦里的一切感觉,都那么的真实。可如果不是梦,为什么自己会这样的困,怎么努力都醒不过来……

  算了,醒不过来就继续睡吧。

  沈若初默默叹息一声,决定放弃挣扎,任由自己陷入一片混沌。

  进入黑暗前的一瞬间,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夜幕。她被惊得一个激灵,模糊不清的意识却忽然间明朗了许多。

  沈若初发现自己的眼皮能动了。虽然仍旧吃力,可她却定自己隐约从缝隙中看见了一丝光亮。

  不只是光亮,她还看见了一个熟悉身影。似乎……是景焱?!

  他就在离自己几步远的地方,正和什么人打斗着。

  沈若初终于彻底清醒了。她记起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可是却仍旧无法将景焱的出现联系起来。而此刻,似乎也不是想那些的时候。

  清醒之后的寒冷让人忍受不住。

  她想要从冰上爬起来。可刚动了动,就发现四肢像是灌铅了一样,使不出半点力气。只好继续趴在冰上,默默地看着。

  和景焱打斗的是两个人。旁边地上还倒了一个,她估摸这刚刚那声惨叫应该是他被撂倒时发出的。

  此刻沈若初的心里倒是没有多害怕。反而是惊讶多一些。

  她知道景焱是有些功夫在身的,她也隐约听人提起过,他在美国时,起初走了些不正当的路。她却从不知道,他和别人动手时,竟然这样的男人味十足,叫人着迷。

  对方明显也是受够专业训练的。但是他仍旧应对自如,招式沉稳,动作有力。解决一切,明显只是时间问题。

  沈若初松了口气,不在做无谓的担心和挣扎,只趴在那里默默等待着。

  其实她好像已经习惯了,只要有景焱在,一切困难都不是困难。所以,她最害怕的,是失去他。

  可到底,她还是失去了。又或者说,是从来都没得到过。

  就在脑袋里忍不住胡思乱想的时候,她无意中瞥见躺在地上的那个动了动,晃晃悠悠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沈若初心头一颤。

  然后看见他捡起地上的钢管,从后面悄悄靠近了专心打斗中的景焱。

  不!

  前所未有的惊恐在那一刻灌注了全身,沈若初觉着血管里的血液都沸腾了。身体不再寒冷,四肢也不在无力。

  就在他举起棍子的一瞬间,她忽然间就不受自己支配了。像是开挂一样从地上趴起来,踉踉跄跄地冲过去,扑到了那人的身上……

  “景焱小心!”

  …………

  老赵为人很是仗义。

  沈行之说是要借几个人帮忙,结果他把整个保安部的保安都集合了,外加手上活儿不算忙的服务生。和他们描述了沈若初的体貌特征,两人一组,开始在山庄内外撒网式搜查。

  祁炀有些见不得光的背景,虽然b城也算是他的势力范围,可出门在外身边几个人总是要跟几个人的。

  傲雪山庄地方偏,他这次出来光保镖就带了十多个。留了3个在身边,剩下的全部由那个叫阿立的带头,也都派出去找人了。

  两伙人加起来几十号,规模相当的可观。

  然后就在所有人苦苦搜寻无果的时候,景焱却已经带着沈若初回了自己在山庄的住处。

  他和祁炀住的是个有些偏和风的小院儿。

  屋檐下的晴天娃娃被夜风吹的叮当作响。祁炀也不嫌冷,支了张小桌,就坐在回廊上自斟自饮。

  一壶酒快喝完时,院门口响起一阵脚步声。节奏不均匀,有些沉重。

  他端着酒杯的手顿了顿,抬眸看向身边的一个保镖。后者点头会意,可不等过去查看,景焱便抱着沈若初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祁炀一愣,随即倏地起身,大步朝他迎了过去。看着他怀里昏迷不醒的沈若初惊讶,“你老婆怎么了?还有,你这是去飞跃大峡谷了,还是去深山老林探险去了?!这么狼狈……”话没说完倒吸了口凉气,“怎么脸上还挂彩了。”

  “先别说了。”景焱刚一张嘴就感觉喘不上气,忍着难受飞快说了一句,“叫大夫,报警!”说完身上发软,手一松险些把昏迷不醒的沈若初扔到台阶上。

  祁炀吓得赶紧帮忙去接。站在回廊下那两个保镖见状也急忙机灵地跑过来帮忙。

  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总算把两个人连扶带抱弄进了房间。

  祁炀见这两口子都弄成这样儿,满肚子的问号。一边吩咐手下人找大夫,通知搜寻的人收工。一边忍不住追问景焱,“你们两个到底怎么弄得?怎么一个负伤,一个昏迷?”

  “回头在和你说!”景焱皱着眉明显有些不耐烦,“你先出去,我要给她泡个澡换件衣服。”回来的路上他就感觉沈若初身上的湿衣服已经冻得发硬,再这么耽误着,人不落下病才怪。

  “得!”祁炀翻了个白眼儿,“我不跟这儿讨人嫌,你洗你的鸳鸯浴去!”嘴里没闲着贫,走到门口又被景焱叫住……

  “帮我和老赵说一声,让厨房煮碗红糖姜汤送过来。要快!”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