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73章 同学会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这一场跨年夜过得虽然有惊无险,可沈若初到底还是受了惊吓。从傲雪山庄回来后,她连续好多天晚上都睡不安稳。不是梦见被坏人追,就是在半梦半醒间觉着有人站在床边偷窥她。

  沈若初小时候也受过几次惊吓。每次沈夫人都按照民间的土办法解决的,母子连心,这法子虽没什么科学依据,但还是挺管用。

  可如今沈夫人远在欧洲和沈爹玩儿的正high,远水解不了近火。就算能解,他们兄妹两个也不打算把这次历险的事告诉他们。反正事情已经过去了,让父母跟着后怕犯不上。另外就是,两个人是在怕听见沈夫人叨逼。

  无奈,逗比哥哥只好上网多方参考资料,又结合自己的理解创新,准备为沈若初进行全方位彻底的治疗。

  结果他大半夜站在沈若初卧室门口一边敲水桶,一边喊“小初初听话,跟锅锅回家”。不但没起到好作用。反而让沈若初又惊吓一次,比之前更严重了。

  最后由他承担全部医药费以及精神损失费,领着妹妹去了医院。到底吃了两副中药之后才痊愈如初。

  …………

  周五晚上她看泡沫剧被虐的满眼是泪,正在兴头儿上手机响了起来。

  来电是个眼生的号码。

  这么晚了,谁给她打电话?!沈若初犹豫了一下,还是摁下了通话键。

  她原来用的手机在掉进冰窟窿里时浸水坏掉了。回来之后买了部新的,又补办了电话卡。之前存的号码没有云储存,等于全部丢失。现在通讯录里一共不到10个人,沈爹沈夫人逗比哥哥,谭二光,外加几个经常一起接活儿的同学。别真是哪个同学师兄找她江湖救急,不接电话再耽误了正事。

  电话是她同学打的,但却不是正事。

  而且听筒里那陌生又略微熟悉的男声,让她反应了好一会儿才终于记起对方是谁……

  “学委?”沈若初的语气仍是半信半疑。

  “是我!”对方低声笑了出来,“从毕业就没见了,真亏你还记得我。”

  沈若初也跟着笑了,“记得,当然记得!呵呵……”

  想当年他和沈行之还有外语系系花儿上演了一场轰轰烈烈的三角恋,甚至牵连到她躺枪。她不记得才怪!

  学委大人听见她后面的两声干笑,就知道沈若初想起了那时候的事。沉默两秒后,也跟着笑了出来。很怀念很开心那种。

  “真快啊。这一晃都分开快三年了。”

  “可不是。”沈若初也忽然间有些感慨,“时间过得确实挺快。”快的让她几乎有种错觉,以为这三年仿佛是过完了一生。

  “你毕业就去了法国。现在挺好么?”

  “挺好的。我老k说你结婚了,怎么样,也挺好?什么时候请我们喝满月酒?”

  沈若初心口一窒,只是轻笑了一声,并没回答。

  对方也敏感地觉察到不对,便笑着转移了话题,“我新年前给你打过电话,没人接。”

  “新年前?”

  “嗯。27号还是28号来着。”

  二十七八号……沈若初恍然,二光邀她去度假那天,的确是有条陌生号码的未接来电,“原来那个号是你呀!”

  “是我。”

  “我见是生号儿,就没回。你别介意。”

  “嗨!我至于这点儿事情就介意!看来我这小心眼的形象在你心里算是定型了。”说着,他顿了顿,“这个周日我们班同学会,来么?”

  “我……”沈若初犹豫,然后便听他说道:“班长说前几天微信通知过你,你没回。我现在打电话邀请你,你好歹也得赏个脸吧。再说了,都三年没见了,你就不想见见我?”

  “我没说我不去啊!”沈若初被他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只好临时改了口风,“这个周日是吧。具体的时间和地点呢?”

  “周日晚上5点,龙宫夜宴305。时间不早了,那咱们见面再聊?”

  “好,那见面再聊。”

  “唉,等一下!”切断通话前,他急忙又喊了一句,“最好是带家属一起!”

  沈若初听着那一声接一声的短音怔了怔,随即叹口气,心底涌上某种自嘲的情绪……带家属?!她现在唯一能带去家属,就只有逗比哥哥。

  算了吧!和沈行之一起参加同学会,她光是想想就泪了。

  …………

  毕业这两年,沈若初班上每年都会有同学聚会。

  现如今大家天南海北,时间也不像从前那样宽松。所以这两年参加聚会的,都是留在b城,或者周围比较近的城市的一些同学。好在留在b城工作的不少,每年都至少能凑上一桌儿。

  只不过让沈若初没料到的是,今年参加的人会这么齐全。

  除了两个在非洲出公差的以外,剩下的还是真是一个不落!

  她来的时间不早不晚。

  刚一下计程车就看见班长站在酒店大门口“接客”,和他一起的还有1男1女,看着都脸儿熟。

  “沈若初。”班长这时候发现了她,两大步迎上前抓住她的胳膊就往那个脸熟的男的面前拽,“还认识这孙子不!当年你俩那针锋相对的架势,等会儿往死里灌他!”

  “呵……”沈若初笑了出来,心想:你都说的这么明显了,这人我认不出来也想起来了!于是笑着冲他点点头,“好久不见了学委。”

  “你可以别叫我学委了!当年你一这么叫我,准没好事儿。”

  “成!”沈若初豪爽地一挥手,“卢晓峰!”

  “噗……”班长和旁边那女的瞬间笑喷出来。当事人一个莫名其妙,一个满脸被你打败的表情。

  “卢向峰!”学委很是无奈地纠正一遍,“什么陆小凤!我还花满楼呢。”

  边上两人再次笑喷。

  沈若初略觉尴尬,只好干笑连两声。随后就听见那个一直保持沉默的美女笑语盈盈地开了口,“沈若初,还认识我么?”

  “呃……”沈若初又仔细地打量了她几眼。仍旧觉着眼熟,却想不起是谁。大学时班上一共没几个女的,就算关系不密切总不至于分开三年就认不出了。

  “你再想想?”美女冲她眨了眨眼。

  沈若初脑袋里有什么东西一亮,瞬间恍然,“系花儿!”当年三角恋的女主角!她惊讶地张大嘴,不可置信的目光在她和学委之间扫了两圈,“你们两个到底勾搭到一起去啦!”

  话音刚落肩膀被班长重重地拍了一下,“嘿,姐们儿瞎说什么呢?袁媛现在是我媳妇儿!”

  “你媳妇儿?!”沈若初感觉整个世界都亮了,转头看着他眉梢一挑,意思是你不是去年上半年刚被甩么?!

  班长干咳了一声,“这个过程略复杂,以后跟你说。”说着把人往系花儿身边一推,“305,袁媛你领着若初先上去,站半天了怪累的。”

  …………

  龙宫夜宴在b城算得上是高档酒店。

  一楼按照水族馆风格装修的,仅做观赏。没有大堂,楼上全部是包厢。就是内部房间分布颇具奇门遁甲之精髓,稍不留神就绕迷糊。

  两个人没等电梯,边走边聊上了3楼,真的就找不到房间了。本来打算叫个服务生过来问问,结果等了半天也没看见个人影。

  袁媛掏出手机来要打给班长。

  沈若初则在小范围内来回溜达,看着周围的房间号,企图从中寻找一下分布规律。转身时目光从走廊拐角处晃过,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那里晃了晃,便消失在墙那边,很是眼熟。

  她一怔,正想着会不会也是那个同学的时候,袁媛已经走到身边拽了她一下,“若初!”

  “唉?”

  “我问了,二虎子……你们班长说从这儿直走在左转就是。”说完拉着她往刚刚那个身影消失的拐角走了去。

  …………

  她们在外面耽误这一阵儿,包厢里已经坐了不少人。

  这是个超大包,摆了三张大桌子,几乎每张都差不多坐满。

  一阵寒暄哄笑之后,沈若初随便找了个关系不错的同学坐在他边上。刚和同一桌儿的人开了几句玩笑,班长和学委就推门进来了,后面还有两个同学。

  大家又是一阵笑闹打趣。然后班长摁了门边的呼叫器,喊服务生上菜。

  这个季节国内的海鲜还不是时候。桌上有几样主菜都是空运的货,目测不便宜。可惜沈若初对海产品一向不太感冒,只能看着盘子里的东西暗自摇头。

  菜未上齐酒现行。

  一群人七嘴八舌推被换盏。

  沈若初有酒量是众人皆知的,就算不刻意灌她,也少不了有人要和她喝一杯。

  伸筷子夹菜时和桌儿对面的兄弟看了个对眼儿,眼见着他起身冲自己举杯,她也只好端杯起身,和他碰碰。重新坐下的时候不留神碰翻了面前的小碗,汤汤水水洒了一身,瞬间在衣服上印出朵花。

  “你没事吧!”旁边的人赶紧递给她纸巾。

  “没事儿没事儿!”沈若初用力擦了两下,还是感觉黏糊糊地,“我去下卫生间。”说完起身出了门。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