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74章 情不自禁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沈若初在羽绒服下面穿了件乳白色的薄呢连身裙,这衣服是她前几天从沈行之那里扣来的精神损失费之一,今天刚上身就弄成了这样儿。

  裙摆上两大块菜汤印子,沾了水用纸巾反复擦了擦也不见效果。这汤里油水不少,现在擦不掉,干了就更难洗了。

  沈若初忍不住皱眉。虽说衣服不是掏她自己钱买的,可好歹也几千块大洋。

  正唉声叹气,就听见身后有人叫了她一声,“若初?”

  “唉?”沈若初听着声音特别耳熟,回头一看是谭家辉,“你怎么也在这儿?!”

  “是啊。”他边说着边朝她走近,语气里有点无可奈何的意味,“是我爸的一个朋友,前段他在美国的分公司摊上点麻烦。我熟悉那边的法律帮忙参谋了一下,今天他在这做东。不过太能喝,我实在敌不过就找借口出来避一避。”

  “你在哪个包厢?”

  “309。你呢?你怎么也在这儿。”

  “我们班同学聚会。刚刚把碗弄倒,汤洒衣服上了。出来清理一下。”说着她把裙摆上沾着污渍那里往上扯了扯,“你看。这衣服可是我好不容易从沈行之那儿讹来的!”

  谭家辉听见“好不容易”那四个字觉着好笑,又有点无奈,“行之给你买东西,什么时候眨过眼!”

  “他在我这里勒好处的时候更不眨眼!”沈若初翻了个白眼儿,一脸的愤懑不满。

  谭家辉低笑,没再与她分辨。却从她手里抽出纸巾,拿了张新的沾湿后,低头略抻起她的裙摆开始慢慢擦拭。

  “唉……你!”沈若初没料到他会有这种举动,稍微怔愣之后便往后躲。可身后便是洗手台,腰眼抵上冰冷的理石台面,随即退无可退。

  “你别乱动!”谭家辉等她没地方躲了,往前跟了一步,头也不抬的继续帮她清理污渍“放心我不会让你走光,也不会趁机占你便宜的!”

  她不是怕他占自己便宜。她只是觉着这样有些不合适。可眼前的状况,她要是想拒绝的话只能硬把他推开。这么做似乎也有点小题大做。

  沈若初张着嘴干嘎巴了两下,最后还是一个字没讲出来。只是看着他拿着纸巾的修长手指,觉着又尴尬又暧昧。

  谭家辉反倒是一片泰然自若,还语气轻松地和她扯起了闲话,“唉?还记着么,你刚上大一那会儿,有次中午在食堂吃饭,你和行之抢菜,结果餐盘翻个儿了,你俩谁都没跑了。都跟蘸糖葫芦似的,整个前衣襟上都是。”

  她想起那时候的情形笑了出来,“沈行之那天比我惨!他脸上还沾了两片葱花呢!绿油油的,哈哈……”笑声落下时,周围忽然间一片寂静。

  沈若初闭上嘴,越来越觉着此刻的状况,让她有种说不出的不自在。

  “二光……”

  “初初……”

  两个人同时开口,又同时住声。

  “你先说吧。”沈若初干笑了两声。

  “女士优先。”

  沈若初一阵静默,“我忽然忘了,你先说吧。”

  “初初……”谭家辉叹了声,颇有些挫败,“其实我是想告诉你,我也擦不掉。明天我赔你条新的吧。”

  “唉?!”沈若初觉着他这话有什么地方逻辑不对,“我衣服脏了,为什么要你赔啊?”

  “初初。”谭家辉站直了身体,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注视着她,颇有些为难的样子。

  “你怎么?”沈若初蹙眉,只觉他有些怪怪的,“你……唔……”

  谭家辉忽然就倾身上前吻住了她。后面的话,被他悉数吃进了肚子里。

  而沈若初震惊过度,整个脑海里除了空白,就只剩下空白。等到她终于反应过来想要推开他时,谭家辉却已经先一步从她唇上撤离。然后直起身子看着她,满眼的柔情似水。

  “初初……”他轻轻地唤了她一声,语气中带了些许小孩子做错事后的不安。

  沈若初却仿佛没听见,只是愣愣地看着他。惊讶渐渐从脸上褪去后,只剩下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不是害羞,也不是尴尬,更不是愤怒。

  谭家辉这下是真的不安了,“初初,我刚刚只是情不自禁……我……”后面的话怎么也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发现沈若初眼睛里的焦距并不是集中在他身上,而是越过他的肩膀看向他身后某处。

  心思一动,他顺着她的视线转头看了过去,也是一愣。

  景焱不知道何时竟也出现在了这里,此刻面无表情地站在距离两人三四步远的地方。目光冷冽如霜,周身杀气凛然。

  两人视线交接,谭家辉不由眉头紧蹙。

  毫无疑问地,景焱这副表情,肯定是看见了刚刚那一幕。他倒不是怕他,就是心里觉着不舒服。谁愿意和自己心上人“互动”的时候被外人看见,更何况这个外人还是心上人的前夫。可谭家辉仍旧客气地冲他微一颔首,“景先生,真巧。”

  景焱没说话。刀子一样的眼神在他和沈若初之间前后徘徊,最后落在谭家辉脸上,冷声哼笑,“谭律师,我也是情不自禁!”

  下一秒,他高大的身体猛地前冲,狠狠地一拳砸向了谭家辉。

  谭家辉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景焱会动手。因为他们这种人,从来都是输了什么也不能输了风度,尤其是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于是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这一拳挨了个结结实实。

  他高大的身体往边上一偏,随即嘴角火辣辣的,一股淡淡的腥咸在舌尖蔓延开。

  沈若初更没料到景焱会动手。

  结婚将近三年,虽没有朝夕相伴却也同床共枕。就算她没有完全了解过他,但她所认识的那个景焱从来都是沉稳克制的。哪怕真的是天塌了下来,除了皱皱眉头外,也不会再有其它的反应。更别说是因为什么出手打人。

  她傻呆呆地杵在原地,甚至忘记了担忧和惊叫。直到看见景焱表情阴冷地扯开衬衫衣领,又朝着谭家辉去的时候才猛然惊醒。

  “景焱,你干什么?!”她愤怒地吼了一声,跑过去整个人拦在他面前,挡在两个人之间。

  景焱顿住脚步。星眸微微眯起,只瞥了沈若初一眼视线便从她头顶越过看向她身后的谭家辉,“谭家辉,是男人别在女人身后躲着!”

  “呵……”谭家辉轻笑一声,擦掉嘴角上的血,拎着沈若初肩上的衣服往边上拽了拽,“初初,你让开。”

  “我不让!”沈若初回头吼了他一声,转过来看向景焱,两道细眉已经快拧成了一条,“景焱,你走吧!你快走!”

  景焱却根本连个表情都没给她。只是冷冷地盯着谭家辉,薄唇微勾,眼含轻蔑。

  谭家辉看着他那充满挑衅的神情目光渐暗。他也不和沈若初商量了,抻着她的胳膊准备直接把人拽开。但景焱似乎更快一步。不等他有所动作,已经一把提溜住沈若初衣领,拎小鸡一样给人扔出去老远。

  眨眼间,两个男人已经拳脚相碰,短兵相接。

  沈若初则惊呼着,踉踉跄跄地退出去老远。最后扶住门框才稳住身体,险些整个人都跌进男卫生间。

  “景焱你个王八蛋!”她气的张嘴就骂,可两个正在“决斗”的勇士谁都没搭理她。

  这个盥洗隔间很宽敞,足够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施展拳脚。

  景焱和谭家辉都是专业练过的,再加上情敌见面,宿怨已深。一招一式狠辣迅猛,每一次出手直取对方要害,丝毫不留余地。

  就连沈若初这种外行都看得出来,两个人一点儿手下留情的意思都没有,完完全全拼命的架势。只可惜高手过招,哪有小鱼小虾参合的份儿。她这么个战五渣,除了站在旁边翻来覆去扯着嗓子喊“快住手”、“别打了”两句台词之外,早就急地没有了其它办法。

  也就短短两三分钟,整个空间里已经一片狼藉。

  洗手台上面的大玻璃镜子被谭家辉随手砸过去的东西击中,瞬间爬满了“蜘蛛网”。墙上的烘干机被景焱一个飞脚踢下来,掉进了洗手池里。垃圾桶倒了,滚到门外,里面的垃圾散落了一地。保洁工放在角落的红色水桶已经成了废塑料,里面放着的拖把在械斗中折断。

  不知道是不是这家饭店的隔音太好,这边都闹出这么大动静了,也没几个人出来看热闹的。倒是有两个来上厕所的,看见这架势愣了愣,然后转身就走了,大概是怕被伤及。有一个服务生路过这边,看见这情况没上去劝阻,也走人了。不知道是去搬救兵,还是怕惹事。

  沈若初在连续三次差点被飞行物击中之后,干脆退进了男卫生间避难。反正里面没有人,任何时候生命安全第一位啊!

  她已经不再像韩剧女主角那样***似的乱喊乱叫了。只是一手扶墙,一手扶额,看着打的不可开交的两个男人除了无奈就是剩下无力。

  沈若初手机没带,想打电话叫人帮忙都没辙。她头一次迫切地想念起沈行之,如果他在的话,应该是能够把他们分开的。不过也可能是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

  正想到这儿,她眼尖地看见袁媛和班上另外一个女同学结伴出现在门口。也被这架势吓得一愣。

  “袁媛!”沈若初赶紧冲她喊了一嗓子。

  袁媛也挺机灵,一下子便看见了她,在看看里面的情形满脸的犹豫和担心。

  “袁媛,回去叫班长,让他们过来救我!快!”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