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81章 沈若初,你自找的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这一杯酒喝完,立刻有服务员上前又给满上。两人一口气,连续对干了三杯。

  这画面,实在是美得叫沈若初不敢直视……两个男人相貌相当、身材相等,地位身为又不相上下。要是他们俩人儿在互相三鞠躬,接下来是不是就可以送人洞房了?!

  呃……原谅她最近住院实在太闲,看多了岛国**漫画。

  眼前忽然多出个玻璃杯。奶白色的杏仁茶冒着腾腾的热气,香气扑鼻。

  沈若初偏头,见景焱正看着她。两人目光相碰,他冲她莞尔勾唇,“这杏仁茶是店主自创的特色,和其它地方的不一样。尝尝。”

  沈若初用余光又扫了眼杯子,眨巴着大眼睛他对视了小片刻后,干巴巴地挤出一句话,“我想喝冰镇西瓜汁儿!”说完自己的觉着莫名其妙。其实她不想喝凉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就非得要和他唱反调儿才舒服。

  景焱眉心微皱,语气却依旧满是纵容,“你不喜欢杏仁茶可以换别的。现在是冬天,喝凉的伤胃。”

  话音刚落,立刻有人跟着打趣,“景先生温柔体贴,可真是中国好丈夫啊!”随即附和声此起彼伏。

  景焱冲那人笑了笑,没说什么。

  沈若初则干脆装没听见,低声和景焱说了句“不用那么麻烦了。”便端起杯子,一面小口小口地喝着杏仁茶,一面不断地在心里骂领头起哄那人事儿妈。你妹的中国好丈夫?!就算是,那也应该是前夫。前夫!

  …………

  祁炀这顿饭局虽说名头是给沈若初赔罪,可推杯换盏的几轮下来,饭桌儿上的主题无可避免的变成了男人们谈生意经。

  沈若初本来也不太喜欢和这些人打交道,再加上此刻在座的就她一个母的,多少有点儿拘谨。于是她干脆装哑巴,别人说别人的,她吃她的。好在一桌子的菜肴味道都很不错,比沈爹的水准还更胜一筹,也算是个安慰,不枉她被人“绑架”至此。

  其实就这么默默地吃到撑死也是不错的。但偏偏今天有人特殊的殷切。光是一杯杏仁茶算什么,杯子空了,立刻有人给填满。哪样吃的她多看两眼,几秒钟后就被转到了面前。嘴角沾了油自己都没发觉,立刻就有纸巾出现在眼前。

  边上的人明明连余光都没分过来,去总是能在第一时间照顾她周全。直叫沈若初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其实从前两个人没离婚的时候,景焱对她也很照顾。只不过那种虽然细致入微,但举手投足间却彬彬有礼的感觉,更像是出于他的教养和绅士风度。

  至于今天……沈若初总觉着有什么地方不一样。可具体哪里不一样,她又实在是说不出来。

  当沈若初第n次对上桌上众人无比暧昧的眼神后,饶是她脸皮再厚,也终于抗不住了。

  “抱歉,我出去一下。”她头也不抬的低声说了一句,然后起身离开了。

  沈若初出了包厢就觉着整个人有点晕晕乎乎的,浑身发热。她往走廊深处走了两步,然后看着墙上的装饰画,只觉着一阵阵的有些恍惚。好像自己此刻正身处于梦境,而不是现实。

  按照正常情况,她此刻应该是躺在自己的床上,吃零食看动漫的。可她怎么就半推半就的被景焱拽上车,和他一起跑来应付祁炀的饭局了呢?!她忽然万般后悔,刚刚在公寓楼下的时候,自己应该拼命反抗,抵死不从的。

  她这是“景焱综合征”么?!

  不论什么,就算在心里下了再大的决心,等到真正面对他的时候,执行都会大打折扣。

  沈若初忍不住唉声叹气。掏出手机上随便找了个靠谱的学长,让他5分钟之后给自己拨通电话,好借口跑路。

  号码还没拨出去,就听见身后脚步声渐近。熟悉的步伐节奏,她现在虽然发晕可身体感官却意外的敏锐,只一听便立即知道来人是谁。

  果然,下一秒景焱的声音便传进了耳朵里,“我以为你去洗手间了。怎么一个人跑这里站着?”

  “没什么,打个电话。”沈若初边说着,边转过身来面对着他。

  景焱见她双颊异常的红润不由一怔,“你脸色怎么这么红?不舒服?”

  “没有。”沈若初想摇头,刚动了下却发现晕得更厉害,“大概是空调暖风太强,热的吧。”

  可他怎么不觉着空调暖风太强呢?!他一个大男人喝了酒都没觉着热,没有道理她热成这样。

  景焱抬手在她额头上贴了贴,感觉温度还算正常后略微松了口气。“不舒服就别在这儿硬撑了,本来也没要紧事。我去拿衣服送然后你回去,在这儿等着别动。”说完转身回了包厢。

  而沈若初看着他高挺的背影,张嘴嘎巴了两下,终究没张嘴喊住景焱。反正她不愿意继续呆在这里,这样儿也挺好。

  …………

  回去的路上,沈若初晕得更严重了。浑身无力地靠在车座里,眯缝着眼睛哼哼唧唧。车子晃晃悠悠地再颠几下,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有种在半空中飘的感觉。

  景焱看着她那张通红的脸,担心的同时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若初,你哪里难受,要不要去医院?”

  她像是没听见他的问话。可隔了两秒后,却哼了一声,“不去。刚出来就又回去!我才不要!”嘟嘟囔囔地声音不大,却带了种难以形容的娇媚调子。

  “啪——”地一下,脑海中火花一闪,他瞬间明白了过来。沈若初这副模样不是病了,应该是中了药……用某个季节命名的药!

  景焱眸光微暗,薄唇勾了勾露出个类似于抽筋的冷笑。不用想也知道,应该是祁炀在沈若初喝的饮料里下了药。

  正想到这儿,手机忽然响了两声,掏出来一看正是祁炀发的短信;**苦短,尽情享乐。短短的8个字,景焱几乎能想象出他此刻正暧昧奸笑的模样。

  景焱阴沉着脸收起手机,又转头看了眼身边已经意识模糊的沈若初,万般不舍地往边上挪了挪,尽量和她拉开了距离。

  就算他和沈若初该有的全都有过,可这种卑鄙的事情他也不屑于做。他要的,是她心甘情愿地回心转意。

  而且这样的事,从前发生过一次,他不能再错第二次!

  可往往现实就是这样,越想避免的反而越容易发生。

  景焱没有吩咐过去哪里,司机理所当然地将车开回了欣晨花园的别墅。

  车子停在院门口的时候,他微微错愕,随即便也释然了。反正沈若初现在这种状况,就是送她回公寓,他也还是得留下照顾她。哪里都一样!

  景焱自己先下了车,然后弯腰抱她出来。

  他健壮有力的臂膀抱住沈若初的一刹那,她轻哼一声,自动自发地靠了过来,依偎进他的胸膛。涨红的小脸儿还在他衣襟上蹭了蹭,像极了和主人撒娇求怜爱的小动物。

  景焱高大的身躯一僵,眸色也跟着暗沉。只觉得怀中忽然多出这么一团温暖柔软的小东西,叫他心尖儿都跟着发颤。

  “景先生,需要我帮忙么?”前排的司机见老板挺在那里久不动作,以为他是一个人抱沈若初下车搞不定。

  “不用。”景焱头也不抬地回了他两个字,“等下你就回去吧。”说完咬了咬牙,将不太老实的人裹紧在怀里抱出车门。

  保姆孙姐听见动静跑了过来。

  迎面看见景焱怀里的人满脸通红,隐约还闻见股酒味儿以为沈若初又喝醉了,于是便问道:“先生,太太又喝醉了?”

  “唔。”景焱含糊地应了声。

  “那我去熬碗醒酒汤。”孙姐边说着边小跑儿到他前面,抢先一步推开的别墅的门。

  “不用了孙姐。”

  “那您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

  景焱“嗯”了声,然后加快了脚步。

  从客厅到二楼主卧的路没有多长。可景焱却感觉自己像是爬完了一个珠穆朗玛。尤其沈若初不断地在他胸前拧啊拧,蹭啊蹭。简直是要把人逼疯的节奏。

  把她放到卧室床上的时候,他已经是满头大汗。

  景焱微微气喘着,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也被祁炀下了药了!只不过体质的原因,他耐药性强,所以发作的完也没沈若初反应的那么强烈。

  喉结上下滚动着,一滴大大的汗珠从景焱青筋微露的额头上滑落。

  他闭了闭眼,下了十二分的狠心决定去卫生间里冲个冷水澡。然而就在转身的一瞬间,衣角上忽然多出个小小的力道。

  步子一顿,下一秒她娇娇弱弱的声音传进耳朵里,“景焱……景焱……我好热,好难受。”下一秒,还不等他做出反应,她整个人已经顺着他的后背爬了上来。

  酥酥痒痒的感觉从背上传来,几乎要让他崩溃。景焱拼劲全力控制自己不要动弹。然后,**和仅存的一点理智不断的在天人交战。

  她一路向上,最后将头伏在他肩上,“景焱,我口渴。”说话时,有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脖颈耳后的皮肤上。

  “轰——”地一声,他感觉到脑海里有什么东西崩断了。牙齿因咬合用力而发出响动,“沈若初,这是你自找的!”景焱低咒了一声,倏地转身吻住那双红唇,随即利落地将她扑倒。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