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90章 我们……重新开始!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咬着他胸肌的两排小牙忽然松开了。

  “放开我!”还是刚才那三个字,已经有些气急败坏的味道。

  “不放。”景焱轻轻吐出两个字,语气中竟带着几分无赖的笑意,“若初,不管是不是因为孩子,可自从交换婚戒那刻起,我就从来没想过景太太会是除了你意外的任何人。我知道江欣悦是你的心结,这里面的误会你给我一个机会解释好不好?你想听什么,我全都告诉你。”

  闻言,沈若初单薄的身体微不可查的颤了颤。虽然从始自终,他们的婚姻就不单单只江欣悦这一个问题,虽然他们两个已经扯了离婚证。可若是说在江欣悦的问题上她丝毫不在意,那根本就是糊弄鬼。

  她咬了牙,质问的话语险些脱口而出前,立刻嘴硬的变成了另外一句,“我不想听!你们这对狗男女爱什么关系就什么关系!”喊完又开始左扭右拧的挣扎,想要从他的怀抱了挣脱出来。

  景焱因着她的用词不禁皱眉,“别胡说八道!”大掌在她臀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下,随即收紧胳膊加强了对她的桎梏。直到她再使不出力气,只能软软瘫在他怀中寻求支撑,才缓缓开口,“若初,就算三年前我们结婚的时候你爱我更多,可是我敢用我的身家性命,甚至我的全部和你发誓:对于那场婚姻我是真心诚意的。”

  “景焱,婚姻不是只有真心诚意就够的,好吗?!”沈若初没了力气,嘴上却仍旧不示弱。

  “嗯,你说的没错!”他毫不犹豫地对她的观点给予肯定,下一刻却话锋一转,“可是若初,你公平点好吗?我是比你年长许多,但对于感情也好对于婚姻也好,我和你一样,都是新手。那场婚姻来的那么突然,完全不在我的计划之内。若初,我知道这三年有些做丈夫的义务我没有尽到,我也可以理解你的心灰意冷。但是就因为我的后悔迟了些,你彻底判了我死刑,哪怕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是不是太狠心了!”

  那一天,大概是景焱30多年的人生里,一口气说话最多的一天。那样强势骄傲的一个人,不惜处处示弱,就只为了求一个重新开始机会,更是前所未有。

  不过所幸,这一步还是成功了。

  因为他这一番话出口之后,沈若初许久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而景焱在感觉到怀那小小的一枚正在逐渐放松的时候,一颗心也跟着落了地。

  还是那句话,感情上,他是初学者。但是对于揣度人心,有几人能是他的对手。

  三年的夫妻,就算在如何疏远。他或多或少,总归是了解她的。更何况她本就是汪清浅的溪水。只一眼,便能让他看清池底的沙砾。

  他不需要沈若初即刻做出决定。只要她的意志稍有动摇,不再那么决绝地将他拒之门外,这就已经足够了!

  声嘶力竭要赶他出门的人已经消停下来,也没有要推开他意思。不知道是陷入了沉思,还是习惯性鸵鸟。

  总之几分钟前还闹得差点动手的两人,这会儿安安静静地拥抱在一起倒是真的。竟颇有些岁月静好的意味。

  景焱拥着怀里那温热的柔软,忽然间有些心猿意马。他觉着祁炀给他制定的全方位追妻攻略已经被他运用的淋漓尽致,甚至还超水平发挥许多。因为刚刚许多话,真的是他情到深处难以自禁才说出来的。

  原来把自己的感情痛快说出来,也没有多难。而且这感觉,竟然是这样的美妙!简直通体舒畅!

  景焱埋首在沈若初颈窝间深深吸了口气,只觉得馨香扑鼻。然后他在脑海里回忆着那份追妻攻略,有些许犹豫。这会儿气氛这么好,他是不是该趁热打铁推倒她,将取得的成果进一步巩固一下?!

  然后,就是这个时候,又是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启奏陛下,有一二货正在殿外候旨……”

  沈若初惊了一下,仿佛如梦初醒般一把推开了他。跑去床头柜上拿起手机,像是逃避什么一般连忙接通,“喂,二光?”

  一旁的景焱听见这个诡异的昵称不由皱眉。反应过来这个二光指的是谭家辉后,脸色立刻比黑天还阴沉。

  沈若初完全不知他那点心思,还在那儿柔声细语的讲着电话,“我声音不对?哦,我刚睡醒,有点儿鼻塞。”

  “唔,我在家呢。你要上来……唉?”话还没说完,一只大手忽然伸过来夺走了她的手机。

  沈若初愣了愣,转头对着罪魁祸首横眉怒目,“你干什么?!”

  “初初!你怎么了?”

  “喂?喂?”

  那边谭家辉也听出了不对劲儿,焦急地呐喊着。

  景焱抢过手机之后轻轻淡淡地瞥了沈若初一眼,然后举到了耳边,“若初和我在一起,你不方便上来。”说着直接挂断电话。犹觉不够,干脆撬开后盖把电板卸了出来。完了又在她眼前晃了晃,“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明天,我帮你保管。”然后直接揣进了西裤口袋。

  “景焱!”沈若初尖叫,简直气得发疯,“你有病是不是!你有什么权利什么挂我电话!”

  “沈若初,那你又有什么权利把我忙活一下午做的东西都扔进垃圾桶。”

  “我当然有权利!”沈若初恨得咬牙切齿,“这里是我家,屋子里的东西我愿意扔什么就扔什么!我扔你做的东西怎么了,我连你都一起撵。走!你给我走!”

  景焱杵在原地不动,看着她炸毛的样子不以为意的挑眉,“这里是你家没错,可菜是我花钱买的!包括油盐酱醋都是!”因为她从搬过来也没正经开火几次,作料压根儿就不全。

  “行,你买的!”沈若初反复深呼吸着,转身从床头柜抽屉里拿出个信封,顺手抽了好几张红票出来。然后直接上前往他手里一塞,“你买的!够不够?多的就当老娘赏你的!”

  景焱也没拒绝,低头看了眼之后,冷哼一声,“够我衣服上一个扣子的!沈若初,我的西装都是手工定制品,价钱你不是不知道。你随便把它往门外一扔,你有考虑过它的感受么?”

  沈若初怔住。景焱一直没出去找衣服,她以为他没注意呢。谁知道……

  “啊啊啊……”她终于彻底抓狂,再一次张牙舞爪地朝他扑了过去,“姓景的,我和你拼了!”

  景焱不躲不闪,在她朝自己扑来时双臂一张,又一次将她抱了个满怀。然后……死死勒紧,“若初,不闹了好不好。”

  “谁他妈和你闹!”

  “嗯,是我和你闹。”低沉的语气像是父亲在纵容胡闹的女儿。

  “景焱,你气死我了,你给我滚!”

  “唉……”她的恶语相向让他忍不住皱眉叹息,“若初,我就是吃醋而已。”

  轻飘飘地一句话,却成功地让沈若初立刻安静了下来。

  “什么?!”她从他胸前抬起头,愣愣地看着他有些反应不及,“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吃醋。”景焱对上她那双微微红肿的大眼睛,回答得毫不避讳,“若初,你和谭家辉来往那么亲密,我觉着不舒服,我在吃醋。”

  沈若初眨了眨眼睛,过了会儿觉着自己这副十分在意的模样似乎有点儿搓。于是一把推开他,补救式地露出一脸好笑的表情,“景焱,你以什么立场不舒服?”

  “你的爱慕者。这个行么?”

  沈若初顿时语塞,她本来还想用离婚的事儿挤兑他再次发动起撵人攻势的。谁知道他竟然给了这么个答案。

  只是……

  爱慕啊,不管这话几分真心。从景焱嘴里说出这两个字……

  沈若初不受控制地心头一颤,随即又暗骂自己没出息。只好色厉内荏地冲他吼,“你不舒服是你的事,跟我有毛线关系!谭家辉和我青梅竹马,我和他走得近怎么了?”

  “若初,欣悦和我也是一起长大的,你为什么那么在意?”

  “你放屁!”沈若初这次是真的火儿了,“景焱,我和谭家辉走的进怎么了?我现在就是和他滚床单也跟你没关系。可江欣悦不一样,你无数次把她放在我前面的时候,无数次我最困难的最需要帮助你却陪在她身边的时候,你还是我丈夫!”

  “嗯。你说的没错。”景焱点了点头,依旧无比的平静,“所以以后都不会了。”说着他上前一步逼近她,漆黑的眸子光线闪烁,直直锁定住她泪痕犹在的小脸儿,仿佛起誓般郑重开口,“沈若初,我跟你保证。从今以后,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以你为先,我不会把任何人摆在你前面。”

  “你……”沈若初呆呆地看着他,不知所措。

  而景焱也不管她有没有听进去,只无比清晰,掷地有声地继续说道:“欣悦是我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不可能完全和她断绝来往,但是我绝对不会给她多余责任以外的任何关注。我不要求你和谭家辉完全断绝来往,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和他保持距离。我们两个……重新开始!”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