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98章 沈行之的心机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景焱从病房离开便去了护士站,结果被告知这项检查的报告是不送到住院处的,需要家属亲自去楼下门诊取。他面无表情地说了声“谢谢”转身往电梯那边去,英俊成熟的外貌再加上眼高于顶的淡漠,惹得护士站里的小姑娘满眼桃心乱飞。

  医院的电梯上上下下几乎每个楼层都要停上一停,速度堪比蜗牛。等待的功夫,景焱拨出了沈若初的手机号码,果然响起了冰冷机械的女声,提示欠费停机。他下意识皱了皱眉,挂断电话直接点开手机银行,给她充了整整2000块钱话费进去。

  电梯门这功夫儿正好开了。景焱大步走进去,抬手摁下1楼数字的同时,手机的音乐铃声响了起来。

  电话是江欣悦打来的。

  景焱看着来显上备注的名称迟疑了一瞬,还是拇指微动滑向了接听键。

  大约是电梯里信号不太好的缘故,听筒里迟一秒才有声音传来,“jaryn?”

  “嗯。”

  “信号不好,你能听见我说话么?”

  “能。”

  又是一瞬间的静默。再开口时,柔和清淡的女声语气中似乎有一些担忧,“你没若初吵架吧。”

  “没有。”

  对方似乎松了口气,“那就好,我……”

  “没什么事我挂了。”他语气淡漠,利落地将通话切断的同时,电梯已经到了一楼。大门打开,景焱大步随人流往外走,忽然又觉着一阵头疼。

  …………

  天气预报说今年b城是暖冬,但事实好像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下午的时候,灰白的天空又零零星星地飘起了小雪。

  西二环是从医院到事务所的必经之路,此刻正堵车堵得惨无人道。

  沈行之这会儿看着窗外的汽车长龙,俊秀斯文的脸,丝毫不见一丝的烦躁。可驾驶位置上的夏可可已经被堵车祸害得心情浮躁。她瞥了眼后视镜,对于他勾唇含笑的模样似乎怎么看怎么觉着不顺眼。

  想了想,她到底还是没忍住开了口,“沈律师,你看上去心情挺好的?”要不怎么笑的那么贱!

  沈行之怎么能读不出她腹诽自己的小心思,只淡淡地回了两个字,“确实。”

  夏可可本来就等得不耐烦,被他这不冷不热的态度弄得更加火大。在心里将沈行之骂了一百遍,她不甘心地又出声道:“什么事情那么高兴,说出来也给我听听呗。”

  “呵……”沈行之闻言轻笑了一声,一向满是算计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悦,“夏小姐,这是我的个人**。可不能拿出来和你分享!”

  夏可可顿时内伤。似乎因着他毫不客气的拒绝有些挂不住面子,还似乎有些想反击又不能反击的憋屈……死妖男,把她当司机也就算了,还拽!拽什么拽!

  沈行之用余光瞥她一眼。因着她那咬牙切齿的模样,心情更加愉悦。

  他微不可闻地哼笑了一声,用命令式地语气说道:“把车载音响打开。”然后便转头继续看向窗外,不再搭理前面的人。

  此时他的车边上停的是一辆凯迪拉克。黑色的车身附上了一层薄薄的雪,依旧难掩分明的棱角。

  这辆车和景焱那辆是同系列不同款的。沈行之在心里得出结论的同时,忍不住想起了景焱和沈若初拉拉扯扯出电梯那一幕……

  虽然概率和买大乐透中500万头奖差不多,但瞧着两人之间那气氛,应该是成功了。

  沈行之当然没有能掐会算的本事,更不可能未卜先知。他不过就是在景焱和沈若初来之前,去外面超市买东西那会儿恰巧看见江欣悦也进了医院的住院处大楼。只不过江欣悦当时并没有看见他。

  沈行之和江欣悦其实是有过两次交集的,但两次不过都只是停留在点头寒暄的层次。

  如果按照一个男人的审美来看,沈行之很客观的觉着江欣悦无论外貌打扮或是顾盼之间的气质,都比他家初初更有女人味儿,更容易勾起男人的想法。但是如果从一个兄长,还是把妹妹当心肝宝贝儿疼得死去活来的兄长的角度出发,这女人在他眼里就是罪大恶极罪该万死!

  虽然他一向觉着,这种三角恋中最大的责任在男人身上。就算景焱和沈若初之间的婚姻存在了许多问题。但要是他对待江欣悦的态度够明了够决绝的话,沈若初总归是能够少痛苦一点。

  沈行之若是护起短来,那是毫无原则,相当可怕的。

  只不过这一次,除了护短不想让景焱好过之外,他还存了其它的心思。

  小时候沈爹和沈夫人都忙着拼事业,根本就没空管他们。兄妹两个人相依为命,自己从小欺负到大妹妹,沈行之自然是比任何人都了解。

  沈若初从闹离婚那天开始,就嚷嚷着和景焱以后是陌生人。即便是最后这个婚离成了,但她心里怎么想的,他最清楚不过。

  所以早在那个时候沈行之便做出了判断,景焱会挽回沈若初概率为0.01%。可一旦景焱想要挽回,沈若初回头的概率就是100%。

  虽然他低估了前者,但是后者,总归是没有任何差错的。尤其是今天早上,景焱接起他电话的那一刻起。沈行之脑袋里便想起了四个字……尘埃落定。

  没错,景焱和他妹妹之间的关系,应该很快就能再一次尘埃落定了。

  他虽不是什么阅尽千帆的花花公子,毕竟也是过来人。男女之间的那点儿事情,怎么会不明白。景焱总不会是一大清早去的他妹妹那里。沈若初让他留宿意味着什么,很清楚不过。再加上前天沈夫人出事时,两个人一起出现在了医院。

  许多事情,不言而喻。

  可沈行之到底不是在感情里只有托儿所学历的景焱,更不是,因爱生忧,只懂得一味火热迁就却完全没有策略的沈若初。甚至对于那两人婚姻中的种种弊端,他比两个当事人还有清楚不过。

  他觉着他们两人的婚姻长了许多毒瘤,如果要复合,就必须将那些瘤子一一割除。否则的话,再闹一次离婚,完全不是不可能,并且还会更加难以收场。

  景焱是否幸福,他不关心。但是沈若初,他绝对绝对不允许她再受一次伤害。既然不能阻止自己的妹妹再跳一次火坑,那么他就只能亲自动手,帮她产出障碍。

  而江欣悦,就是第一个。

  或许是出于职业的敏感,又或许是同样身为男人的直觉。沈行之其实并不认为景焱对那个女人有男女之情。但不管有没有,暧昧的态度都要不得。

  一个男人如果做不到和自己妻子以外的女人彻底划清界线,那他妈还叫什么男人。

  所以,当景焱和沈若初两人因为买饭走个两岔的时候,沈行之对他撒了谎。他并不知道谭家辉也在医院。但他决定今天赌上一把。赌江欣悦还在这家医院没走,赌他们三个会正正好好的遇上。赌现实生活往往就狗血得和言情小说似的,处处充满了巧合。

  很幸运地,他赌赢了。

  沈行之现在几乎不用想象,就可以知道沈若初和景焱之间刚刚缓和的关系又陷入了冰点。解决办法很简单,端看景焱是否愿意去做。

  做哥哥的都希望妹妹幸福。最好这次矛盾能够让江欣悦的问题一劳永逸,但如果不能……

  身下的车子在停滞半个小时后终于缓缓动了一下。晃动间沈行之的思路稍稍被打断。然后他习惯性地单手支撑着下巴,唇畔的笑容渐渐冰冷……如果不能,他就让沈若初一劳永逸,绝对要让他们两个断地彻彻底底!

  …………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沈若初就一口气解决了盒子里所有的水果。

  大约没吃午饭空腹的缘故。吞下最后一口苹果的时候,她隐约觉着胃里冰冷。于是急忙起身拿了一次性纸杯,去饮水机前给自己接了杯热水。

  半杯下肚,觉着好了不少。然后她环视了一圈儿安安静静地病房,忽然想起了什么,“爸,我哥不是请了两个护工?人呢?”

  沈爹坐在病床前盯着老婆,头也没回地说道:“我嫌人多碍事,辞了一个。剩下那个叫她晚饭后过来。”

  沈若初“哦”了一声,没说什么。想起进门时候看见那一幕,心里忍不住腹诽……人多可不碍事么!耽误您和老婆亲热!

  刚想到这儿,病房的门被人轻轻推开了。

  景焱方才出去没穿外衣,黑色的羊羔绒针织衫贴着身形,宽肩窄腰大长腿,更显得性感。

  沈若初感觉有人进来,下意识往门口那里看了眼。两人目光相对,她仗着沈爹背对自己看不见情况,面无表情地转回脸,把他当空气。

  景焱眸色暗了暗。边回手关门边轻声说道:“我去问过了,检查结果还没出来,得等明天早上。”

  沈爹还是只盯着自己老婆,点点头,说道:“辛苦你了!”

  景焱顿时没来由的心里“咯噔”了一下,面上却不动声色,“爸,都是应该的。您这么客气做什么。”

  “嗯。”沈爹应了声,“我就是闲的没事儿,瞎客气客气。”说完终于转头给了“女婿”一个正眼,“景焱啊,你要是公司忙的话,就先回去吧!”

  …………

  小剧场:

  第二个小宝贝出生没多久,小初初还在减肥的路上努力。老景出差半月后却没直接回家,而是打电话说有应酬,要晚一些。

  小初初有些失望。却还是特意在晚饭后泡了个香喷喷的精油澡。等她沐浴过后从卫生间里出来时,景boss已经回家,正抱着个枕头瘫在床上哼哼唧唧。

  她围着条大浴巾,过去拍了拍他的脸,“老公,亲亲老公……”

  “哼~”景焱扯着她胳膊直接把人拽进怀里,蹭啊蹭的,和大白一样可爱。

  小初初一颗小心肝儿顺时融化。她摸了摸他硬硬的头发,忽然就感觉脸颊上一片湿润。

  原来是景焱吧唧亲了她一口。

  小初初小心肝儿乱跳,以为他要做坏事,一脸娇羞,“老公……”

  “哼~”景焱哼唧着,又在她的小香肩上来了一口。

  小初初顿时不能自已,正期待着老公化身狼人的时候,突然听见他笑了一声,还心满意足的吧唧了两下嘴,“嗯,烤乳猪,我喜欢吃……”

  小初初一愣,狮吼声顿响彻别墅,“景焱!!!嫌老娘胖,你给我滚去睡客房!”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