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繁体版
关灯
护眼
第99章 辣条
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这怎么忽然间就撵他回去了?!难道说自己出去的功夫,沈若初和她父亲说什么了?还是刚才两个人在卫生间里的对话,被他岳父听见了?

  景焱瞬间否定了前者。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太复杂,不是十多分钟的时间就能说清楚的,而且沈若初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说。那应该就是老丈人听见动静起疑心了,毕竟医院的房间隔音不好。

  “爸……”景焱斟酌着,谨慎开口,“我最近休假,公司没什么大事。”

  “你休假?!”沈爹倒是多少有些意外,“春节后华景不是要在城郊开发度假新城,你怎么还有时间休假?有事就去忙你的,一家不用客气。有小初在这儿就行。”

  景焱听见这话顿时松了口气,“那项目是子公司在负责,不需要我时刻亲自跟进。反正不忙,我留下有事也能照应。”说着转头瞥向沈若初,眼神里隐约带着笑意,“若初能照顾好自己就不错了!”话音刚落,就收到沈若初恶狠狠一记眼刀。

  沈爹没注意到两人之间的小动作,“嗯”了一声不再说什么。继续盯着自己老婆去了。

  景焱见“老丈人”转了头,勾唇一笑。走到沙发边上贴着沈若初坐下,将一直攥在自己掌中的一小袋东西强行塞进了她手里。

  口袋被握了这么老半天,上面已经沾上了他的温度。从外面摸起来还有点油乎乎的。

  沈若初这会儿根本不想搭理他,可又挣不过,只好勉强收下。熟悉的味道隐约在鼻端萦绕,触动了她的某根神经。再打开手一看,顿时瞠目结舌。

  辣……辣条?!

  景焱竟然塞了袋儿辣条给她!

  她怔怔地看着他,眼中浮现出一种难以形容的复杂情绪。沈若初感觉自己被调戏了。被一向深沉且不苟言笑的前夫用一袋儿辣条给调戏了!

  而景焱看着她那一脸纠结诡异的表情,怎么都觉着别扭。他浓眉微皱,用余光瞥了眼沈爹的背影,忽然向前倾身精准快速地吻在她唇上。紧接着牙齿一张一合,毫不留情地将她的下唇磕破了一个小口子后,迅速直起身离开。

  圆圆的小血珠瞬间冒出头。沈若初疼得差点叫出声,猛地意识到屋子里不只他们两个,赶紧把声音又吞回肚子里。

  无缘无故惹来一场血光之灾,再对上肇事者那好整以暇的眼神,沈若初简直气得牙根痒痒。可顾及到此刻和爹妈在同一屋檐下,也只能继续暗自憋气发泄不得。

  只是景焱看着她牙咬切齿的模样,心头上某一处,忽然就一点一点得塌陷下来。他叹了口气,用只有两个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若初,讲和吧!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现在不方便说话,回头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嗤……”沈若初发生一声不屑地冷笑,转过眼去,依旧不肯搭理他。

  景焱脸上的表情僵了僵,看着她留给自己的后脑勺。终究没拉下脸来再跟上去低声下气。

  其实他心里何尝没有不痛快!

  沈若初不相信自己和江欣悦是偶遇,那么她呢?!中午那会儿她和谭家辉抱在了一起,可是他亲眼所见的事实!那亲亲热热地场面,他哪怕稍微回想起来就想砍人!偏偏,还不敢和沈若初发作。

  他就怕她用“离婚”来反驳自己。沈若初大概不知道,每次他从她嘴里听见那两个字的时候是种什么心情。

  那种感觉……不是死去活来的疼,却又酸又涩,能压得他透不过气!真的是难以形容。

  医院病房的沙发不大,两个人身体贴着坐在一起,却是谁也不理谁。

  景焱掏出手机来继续对公司的事情进行远程跟进。

  沈若初坐着坐着竟然就那么睡了过去。一颗小脑袋东倒西歪地四处寻找支撑,最后习惯性地将目标锁定为身边那个人。

  景焱正在电子邮箱里浏览一份开发案,忽然感觉肩上多了个小小的重量。转头一看,就见沈若初歪头靠在自己肩膀上,睡梦中小嘴儿吧嗒了两下,不知道是不是梦见了什么好吃的东西。

  她的唇上有块小血痂,是他方才的杰作。景焱目光落在那上面,突然就有种冲动想狠狠吻上去。他颇有些苦恼地蹙了蹙眉,最终还是作罢了,只是小心翼翼地调整自己的坐姿,好让她能够靠的更舒服些。

  冬天日头短,没过一会儿外面的天色就越来越黑。

  室内的光线跟着变暗,已经影响到沈爹看老婆。他想支使身后那两个小辈去开灯,结果转头一看两人那架势,识趣地闭了嘴。自己起身去门口摁下了墙上的开关。

  日光灯闪了两下才正常工作。

  室内骤然明亮,沈若初被晃到眼睛不满地嘤咛了一声。然后,母女两个人竟然默契地一起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沈若初还处于意识迷蒙阶段,像从前一样,靠在景焱温暖坚实的怀抱里边打呵欠边抻懒腰。

  沈爹则两大步窜到了病床前,轻轻地柔柔地执起了她沈夫人的手,“慧兰,伤口还疼吗?”沈夫人姓李,闺名李慧兰。

  沈若初迷迷糊糊地的看着她爹的举动,有点儿不明所以。还是景焱在她腰上拍了拍,“若初,妈妈醒了。快起来,我去叫大夫。”

  她一怔,随即反应过来,瞌睡也瞬间无影无踪。“妈!”沈若初兴奋地喊了声,跌跌撞撞地扑到了病床前。景焱也连忙跟着起身过去,到了近前,却是冷静地摁下了床头的呼叫铃。

  其实沈夫人之前醒来的时候,沈爹就已经叫了大夫,做了一遍询问和检查。这会儿时隔两三个小时,她又是睡到自然醒,再检查也没有多大意义。

  只不过这世上的人情冷暖不就那么回事儿么!vip病房每天光是床费就一千两百八十八,能住进来的非富即贵。平日里再鼻孔朝天的医生不敢怠慢。

  所以景焱摁下呼叫铃还不到1分钟,住院处的值班医生和护士就匆匆赶了过来。再一次认认真真地对患者又进行了全面的询问和检查。然后将注意事项和家属重新交代一遍,才领着护士离开。

  沈夫人这次醒来精神明显比之前好了许多。虽然脸上依旧苍白,声音也依旧虚弱,但眼神却明亮了许多。

  沈若初早就站在边上抹眼泪,刚刚碍于有医生护士在场,没敢放开。等到人前脚出了病房,她立刻就扑到病床边上泪奔了,“妈……你吓死我了……”

  做父母的看见子女哭成这样,哪有不心疼的。沈夫人似乎是想摸摸女儿的头安抚她,但是却没有力气。

  沈爹看见女儿哭,竟然没出息的也跟着红了眼圈儿。大约考虑到在女婿的面前,使劲瞪着眼睛不让眼泪滚出来,可一开口那哽咽的声音却怎么也掩饰不了,“慧兰,你是要把我和孩子都吓死么!都多大年纪了,还以身犯险!”

  可沈夫人看见女儿哭是心疼,看见老公这德行只能觉着心塞!她白了沈爹一眼,声音没什么力气却凶悍不减,“你放屁,我一天穿着那身警服,就不能袖手旁观!”

  沈爹见她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死不悔改,也有点儿火大,难得正面还击,“我说你个败家老娘们儿……”话未说完被一声轻咳打断。

  景焱以拳掩唇,似乎因为这对长辈不着调的掐架感到些许尴尬。

  他天生冷淡的性格和父亲很像。而且在他从小成长的环境中,即使是夫妻之间,父母子女之间,也总是淡淡地隔着一层东西,就算感情再浓烈也不会十分直白的表达出来。

  所以虽然和沈若初结婚三年,对于沈家这一家人不着调的相处方式,直到现在也不是能够完全适应的。尤其是他老婆和他大舅子那对逗比兄妹。

  沈爹因着他这一咳有些讪讪地。不过到底是颗老姜,随即便像没事儿人一样冲着女儿吩咐道:“小初,你下去买点儿吃的。该吃晚上饭了。”

  谁知道沈若初刚刚光顾着哭,根本没注意这些。听见她爹让她买饭,直接回了一句,“中午我买的一口没动,拿去热热吧。不然多浪费啊!”

  沈爹见她这么没眼力见儿直瞪眼。

  最后还是景焱心领神会,这老两口是想说私房话。他直接扯着沈若初的胳膊强行将她扯了起来,不着痕迹地给她递眼色,“热的东西不新鲜。还是重新买吧!”

  沈若初就是再迟钝在他这明示暗示之下也该转过弯儿来了,急忙跟着附和道:“对,热的东西和剩菜差不多,的确没营养。还是重新买吧。”说着看向沈夫人,“妈,你想吃什么?”

  “你妈还不能吃东西!”还不等沈夫人开口,沈爹就直接给老婆代言了,“你们两个去要一份儿糖醋排骨,再要炖鲫鱼汤。剩下的看着办。”

  “知道了。”景焱答应着,手上已经扯着沈若初扯离了病床边,用眼神无声地催促她。

  要你多事!沈若初冲他翻了个白眼儿,穿衣服的动作却是迅速,只三两下便已经搞定。

  

返回目录